《甄嬛傳》假如華妃的哥哥不是年羹堯,她能否鬥過皇后宜修?

古月 06/12/2021 16:51 檢舉

 

曾經的華妃在後宮中一枝獨秀。

盛世美貌無人能及,甚至有傳言說:整個後宮嬪妃加起來,都不及華妃娘娘鳳儀萬千;哥哥年羹堯又屢立戰功,深得皇上器重。

相比之下,母儀天下的皇后反倒略顯失色。

有人說,假如沒有太后對皇后的保全、沒有皇上對年羹堯的忌憚,或許華妃能夠幹掉宜修坐擁後位。

果真如此嗎?

不。即便沒有這些阻礙,以華妃的宮鬥能力,窮其一生也只是烏蘭那拉宜修的手下敗將。

1

一個光杆司令打不了天下。華妃和皇后也都有自己的宮鬥班子。

首先,我們來分析一下她們各自的團隊陣容。

當時華妃有麗嬪和曹琴默兩位盟友。

麗嬪,據說曾被皇上連翻過三次牌子,還因容貌出眾被欽賜了麗的封號。可惜這個麗嬪她空有其表,是個有勇無謀的紙老虎,宮鬥指數非常薄弱。

軍師曹琴默,心機頗深,華妃的很多餿主意都是她出的。端妃說過:若華妃是猛虎,那曹琴默就是猛虎身上的的利爪。可這曹琴默雖依附華妃但居心叵測,忠誠度不高。

皇后麾下原先只有齊妃一人,後來又偷偷拉攏了安陵容。

齊妃,是宮中資歷較老的嬪妃。儘管庸諾,可她對皇后唯命是從、沒有二心。最重要的是齊妃是三阿哥生母,在後宮中,子嗣是宮鬥的重要籌碼,何況三阿哥乃宮中長子、儲君人選。

安陵容,原與甄嬛交好,後被皇后悄悄整合。其心思縝密、手段陰狠,還善于用香,集眾多才藝于一身。

所以,人員組織架構比拼環節,皇后勝出。

2

再來看她們的用人策略。

在用人戰術上,華妃存在兩大弊端。

其一:過于聽信員工,自己缺乏判斷力(僅以曹琴默為例)

比如害眉莊得時疫那次。

眉莊是皇上新寵,華妃妒恨其分了自己的恩寵,便夥同曹琴默設計誣陷眉莊假孕,眉莊入坑後被禁足咸福宮。

恰巧此時宮中鬧起了時疫,華妃聽聞時疫是從翊坤宮小太監那傳出的,就立馬下命令將感染時疫者用過東西一一銷毀。

可此時的曹琴默卻意味深長的說了句:不知那小太監屋中,還有什麼東西可用嗎?

一旁的周寧海被點醒,神助攻道:還有一套茶具可用,如果誰不小心用它喝了水,定會患上時疫。

華妃聽了便分分鐘命人送了套感染者用過的茶具給眉莊,眉莊感染了時疫,危在旦夕。

看到這就有點懵了。本應該是智囊團諫言,領導斟酌議案的可行性,最終自己拍板定奪。

可華妃呢,下屬餿主意一出,她自己立馬採納並執行,明顯沒有絲毫猶豫的意思。明明自己才是集團老大,但怎麼看都有些本末倒置的感覺。

其實,曹琴默自始至終沒安好心,可華妃偏偏對她深信不疑,自己不去獨立思考,所以如果事情敗露她只能自己承擔後果。

果不其然,後來年家倒臺,曹琴默把自己撇的乾乾淨淨,將惡行一股腦扣給了華妃,華妃百口莫辯。

其二:忽略了員工的需求點。

曹琴默是華妃智囊團的中流砥柱不假,可曹琴默首先是個孩子的母親。

她依附華妃,無非就是想讓華妃護她的孩子周全。

而華妃不僅沒有弄明白曹琴默想要什麼,反而戳了她的軟肋。

甄嬛獨攬盛寵時,華妃嫉妒的發瘋。竟然想借溫宜來爭寵,甚至打算利用溫宜搬倒甄嬛。

為人母的曹琴默雖心疼不已但又身不由己。于是獻計給華妃,用木薯粉致使溫宜吐奶來陷害甄嬛。

華妃一聽此招甚好,謀害皇嗣罪不可恕,便不假思索的去部署並實施。只是不巧,半路殺出個端妃救了甄嬛,破壞了計畫。

最終,華妃遭皇上質疑而失寵,還被撤了協理六宮的權利,落得個得不償失。

事實上曹琴默早就想清楚了,無論計畫成功與否,受損的是華妃或者甄嬛其中一方。不管她倆誰垮臺,對自己百益而無一害。

而且溫宜牽涉此事,皇上愛女心切,定會將溫宜的撫養權交還給曹琴默。而旁人看來曹琴默只是個深受其害的老母親,更不會懷疑她參與此事。

此招一箭三雕,雖然不得已讓溫宜受些苦楚,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只能怪華妃想的太簡單了。其實曹琴默此舉根本經不起推敲,虎毒尚不食子,作為母親她怎麼會甘願忍心用孩子來爭寵呢?

華妃的無理的要求與曹琴默的需求背道而馳,曹琴默不奮起反擊才怪。

說白了,假如華妃能夠看清曹琴默的初衷。滿足溫宜健康成長的需求,滿足曹琴默升職加薪的需求,說不定曹琴默對她會多幾分真心,那很多問題也就夠迎刃而解了。

人都很現實,如果你想讓別人為你謀取利益,你必須想辦法不斷提供他想要的好處。

我們再將鏡頭轉向皇后。

皇后不僅善于發掘員工的需求點,她還永遠是高高在上的授意者。那些為她所用的人只有乖乖執行的份,甚至她總能在廝殺中獨善其身。

先來講安陵容。

從皇后做順水人情救了安比槐以後,安陵容就成了皇后的人。而安陵容上任後接到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打掉富察貴人腹中的胎。

那日,安陵容做了個香囊獻給皇后,皇后聞了聞便婉拒了。

接下來皇后的話才大有深意呢:不是本宮不喜歡香料,是有些香料用的不當,只會傷身。

說著踢了下腳邊的貓:春天到了,其他的貓愛叫,可是本宮的松子卻喜歡撲東西。

安陵容若有所思地說:貓兒春天發性不好哄,可貓喜歡聞氣味,聞久了便聽話了,臣妾回去配好這種香拿來讓松子聞著。

沒過幾天皇后邀眾妃來景仁宮賞花,不料她宮中的貓竟然突然發性,撲了富察貴人的肚子,富察貴人小產了。

不用疑惑,這正是皇后指使安陵容幹的。

送香囊那天皇后從始至終一句也沒提富察貴人的龍胎,可話裡話外提到香料傷身、貓撲東西、用香料訓貓之類的字眼。安陵容分分鐘就領會了,皇后是讓她用香料叫貓撲富察貴人。

皇后料定了安陵容會這麼做,因為自她收復安陵容那日,她就知道安陵容生性自卑但又見不得別人比自己好,還是個有仇必報的傢伙。

而且皇后還了解到,富察貴人趁著懷孕恃寵而驕,總欺負安陵容,安陵容恨得牙根癢癢。而那晚安陵容深夜造訪景仁宮,不是來找自己嘮嗑,是想告富察貴人欺辱之狀。

于是皇后就順勢而為給她出了這個好點子。嫉惡如仇的安陵容又怎麼會不採納呢?

但是事情發生後皇后卻是最沒有嫌疑的,因為事發地是景仁宮,松子又是她養的。旁人再怎麼懷疑,都不會覺得皇后能蠢到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即便事情水落石出了,可從調配香料到訓練貓,一切都是安陵容所為,害富察貴人也是她們之間本來就有個人恩怨。

皇后並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做什麼,此事與她又有什麼關係呢?

安陵容這麼陰險毒辣的人都被皇后駕馭的遊刃有餘,就更別說齊妃了。

皇后挑唆齊妃:皇上寵溺葉瀾依,有朝一日葉瀾依生下孩子,必定會對三阿哥的地位產生威脅。

蠢萌的齊妃一聽,便用九寒紅棗湯害得葉瀾依沒有了生育能力,自己也畏罪自盡了。

皇后用借刀殺人這招,了了葉瀾依這後顧之憂,還得了三阿哥這現成的長子,可謂一石二鳥。

她此舉同樣是找准了齊妃的需求點。

齊妃的心願人盡皆知,那就是有朝一日三阿哥登基,自己當上皇太后坐享清福。

可如今來了葉瀾依這個潛在的威脅那還得了?必要除之而後快。所以當皇后給她製造危機感時,她想都沒想就上套了。

事發後太后怒斥了皇后,可齊妃實名制下毒,完全沒有懲治皇后的理由。所以皇后又一次金蟬脫殼了。

皇后太陰險了。所以無論是人員陣容還是用人策略,她都甩了華妃好幾條街。

3

塗磊說:一個女人,若在職場上沒有清晰的邏輯,個人感情方面又不懂得適當的理智,那她註定一敗塗地。

華妃就是這種類型。

甄嬛等新晉秀女入宮時,華妃遠遠的忘了一眼便萌生了醋意。先是借機賞了夏冬春一丈紅,而後又想法子來謀害眉莊甄嬛等人。

總之誰靠近皇上,華妃便跟她勢不兩立。

惹得皇上總抱怨:華妃慣會使小性子,總愛拈酸吃醋,讓朕不得安生。

但對待同一件事,皇后卻是另一種姿態。

新人進宮,皇后忙前忙後的安排宮殿,同皇上一起為新人擬定封號,甚至不忘籠絡人心。

給夏冬春送布料,讓夏冬春感恩戴德;就連甄嬛、眉莊一開始都是同皇后一個鼻孔出氣。

皇上連連誇讚:六宮和睦,皇后出了不少力,她擔得起賢妻二字。

事實上,皇后從來就沒有想過與任何人和平共處,她不過是懂得韜光養晦,懂得迎合皇上。

等大家都放下戒備心了,她才會慢慢整治。所謂: 欲將取之,必先予之。

可男人呢,偏偏更中意識大體、顧大局的女人。

畢竟工作繁忙,身心疲憊時,一個關懷體貼的女人比一個喋喋不休的女人更讓他難以抗拒。

也有人說,華妃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她比皇后更愛皇上。真正愛一個人眼裡是容不得沙子的。

是的,華妃很愛皇上。她應該是後宮之中唯一一個愛皇上愛到骨子裡的女人。

不過很可惜,她的夫君從來不屬于她一人。

因此當她頂著一副戀愛腦,來碰撞皇后的理智與克制時,她就被擊的潰不成軍。

華妃徹底下線了,帶著她的執念、帶著她的遺憾……

皇后扳倒了華妃,可她就穩贏了嗎?

不,天道有輪回,蒼天饒過誰。烏蘭那拉宜修並沒有完成延續家族榮耀的使命,因為她雖手段了得,可她心術不正,幾年以後她被甄嬛打的稀碎。

其實宮鬥又何時有過真正的贏家?

華妃也好,皇后也罷,她們都不過是深宮高牆下的可憐人罷了。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www.17doingb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