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護照丟失,男子在機場滯留17年,最後卻因此成了富豪

古月 2021/07/21 檢舉 我要評論
新鮮有立場,點評有鋒芒,每日插播娛樂八卦,我是古月,歡迎關注,給你非一般的娛樂體驗!

 

1988年8月,一名奇怪的旅客被滯留在了法國的戴高樂機場,隨後圍繞著他所發生的一系列故事,逐漸演變成一場曠日持久的鬧劇。 到2006年,故事的主人公因身體原因不得不為事件畫上休止符時,有關其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也在好萊塢上映了兩年之久。

戴高樂機場,每天都是一幅忙碌的景象,這裡一天處理600架班機,當然也會處理眾多企圖非法入境的人,每位旅客大約花費60秒進入法國國境。 但輪到梅安·卡裡米·納塞瑞似乎遇到了點麻煩,他的護照不知為何無法被識別,審查員只好向上級反應。卡裡米需要幫助,而機場方面的負責人卻告訴他沒有辦法,他的身份說不清楚,後來卡裡米乾脆就住在了機場裡面,一待就是17年,沒想到最後還成了大富翁。

一、非法入境 我們先大概瞭解一下這名旅客在對滯留以前的生活履歷,梅安是一個在1977年遭伊朗政府驅逐的伊朗人,曾長期在歐洲各國顛沛流離,後於1981年,在比利時獲得了一張聯合國難民署簽發的難民證。1984年這個已在比利時擁有居住權且生活穩定的伊朗難民,還是動起了前往英國定居的念頭,不過這個天真的想法。

1984年11月16日,梅安通過水路,也就是輪渡前往英國的計劃失敗。他沒能混過英國福克斯通水港的海關,並且由於出發前已向比利時寄還了難民證,導致其進退無門,陷入窘境,最終被遣返回比利時,但又進不了比利時的梅安,只能輾轉來到法國。此時他的身份已經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能說清楚的了,梅安的父親是英伊石油公司的一名伊朗籍醫生,母親據說是一名護士。蘇格蘭人梅安,從未見過自己的生母,他極有可能是一個英國女人留在伊朗的私生子。

1973年到1975年間,學生時代的梅安,曾前往英國布拉德福德大學短暫留學。因此也不難理解,當梅安在歐洲成為一個沒有國籍的難民之後,為何總念念不忘要去英國落腳。後來的種種跡象也表明,梅安在骨子裡早就認定了自己是半個英國人,他也從來沒有真正去接受自己已是一個無國籍難民的現實。 1988年遊蕩在法國的北岸,在執念的趨勢下,再次啟動了前往英國的沖關計劃。

他當時對工作人員謊稱自己裝有證件的皮箱,在巴黎的捷運裡丟失,進而利用補辦的身份文件登上飛往倫敦的班機。法國人被矇騙了,可問題是,海峽對面的英國人又不是傻子,他們依然鐵面無私,梅安再次遣返。再回戴高樂機場的梅安,陷入了一個前後左右四面楚歌的境地,英國去不了,法國不讓入境,比利時不養白眼兒狼,伊朗那邊說沒這個人。怎麼辦呢?梅安先被關進監獄,坐了五個月的牢,隨後一頭霧水的法國員警,又將梅安直接扔回了戴高樂機場。

自此一段長達17年的機場一號航站樓生活開始了,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梅安不小心弄丟了機場給他準備的餐券,吃飯成了大問題。 但善於觀察的他很快找到了一個賺錢的門路,把那些沒人用的推車推回原處,進而得到25塊錢。梅安就住在了機場,白天他穿著睡衣在機場中穿梭,在公共洗手間裡洗澡,晚上就躺在大廳的椅子上休息,將就著過日子。 他還買了兩本旅遊手冊,對照著看學習英語。漸漸地,他能全部看懂機場電視上的文字,英語口語也獲得了很大的進步。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