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容原封不動地被皇上退了貨,根本不是因為她的緊張

古月 27/03/2022 19:31 檢舉

安陵容終于迎來了出頭之日,皇上要她侍寢了!驚喜來得太過突然,反倒成了壓力,險些失手打碎了茶碗。

安陵容本想著在這寂寂深宮之中,老死余生了。自己都說:我還以為,皇上只當沒我這個人呢……

安陵容一直疑心這個,離間那個,但這次的「以為」真是為數不多猜正確的事了,皇上本就以為沒她這個人。

皇后看著最近風頭正盛、又和華妃穿一條褲子的余鶯兒實在有氣,偏偏之前看好的棋子——甄嬛,非常不中用,一直病病歪歪。

而且深受皇上寵愛的沈眉莊又太老實、太軟弱,任由余鶯兒騎在自己頭上打罵,也不知反抗回擊。 皇后眼看指望不上她倆,就只能培養新的棋子。

這天,皇后專門挑著翻牌子的時間來看皇上。皇上正沉浸在新歡余鶯兒的美妙歌聲里,一副色迷迷很滿足的表情。

皇后也是看出來了,皇上心情很好,所以說著:皇上,該翻牌子了。臣妾聽說,不是每一位嬪妃都侍寢過?

皇后自是知道皇上正是中意余鶯兒的時候,趁著皇上心情好,趕緊提一提自己的要求。若自己不提醒皇上,皇上恐怕又得找余鶯兒侍寢。

皇上一聽皇后這麼問,當然知道她的意思,反問她:莞常在一直臥病,淳常在年紀太小,完全不解世事,還有別人嗎?

皇后善意地提醒皇上:還有一位安答應!

皇上聽聞,皺了皺眉,很是勉強地說:那就她吧……

注意看這個細節,皇上說「那就她吧」的時候,只是用手在寫著安答應的牌子上點了點,根本沒有翻過來,這也就暗示了安陵容的第一次侍寢會以失敗告終。

皇上情非所愿,叫安陵容侍寢是給皇后的面子,自然對待安陵容沒有好臉色。

安陵容這邊精心準備著,皇上卻根本沒放在心上,故意以批折子搪塞安陵容。

安陵容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本就害怕。在這個喜慶的時刻,再一聽皇上批折子這麼嚴肅的話,身體更是緊張地哆嗦了起來。

芳若見慣了這樣的事,便溫聲細語安慰著安陵容,安陵容聽芳若這樣說情緒緩和了許多。

可等到把安陵容抬到皇上床上的時候,皇上故意姍姍來遲。安陵容本就緊張,又扔自己一人在這待了這麼長時間,更是害怕了,抖如篩糠。

皇上見狀,明明很兇,偏偏故意說著:怎麼了?朕又不兇?

安陵容聽皇上沒好氣的問話,害怕地字不成句:臣妾……臣妾……害怕!

皇上聽完瞪了安陵容兩秒鐘,接著惡狠狠地說:朕不喜歡勉強,改日吧。蘇培盛,抬走吧,接余答應來。

安陵容就這麼裹粽子似的又被抬了出去,真是有史以來頭一遭。

試問,真的是因為安陵容的緊張,導致皇上讓人抬走她的嗎?

看看甄嬛侍寢的時候,皇上是怎麼安慰她的。

甄嬛洗完花瓣浴,被皇上牽著手來到了寢殿。甄嬛一直站在床邊,低著頭不說話,也不敢看皇上。甄嬛自是非常緊張,皇上心知肚明。

所以主動拉著甄嬛坐在他身邊,溫柔地看著甄嬛說著:向來嬪妃第一次侍寢都是怕的。

甄嬛那聰明的腦子,伶俐的嘴皮子,即便緊張,也不會停止工作,奉承著皇上是她的夫君,說嬤嬤只教會了她如何侍奉皇上,卻沒教她如何侍奉夫君。

皇上被說得感動了,見甄嬛還是緊張,仍然耐心地繼續寬慰她:從來嬪妃侍寢都是誠惶誠恐,百般謹慎,連皇后也不例外。

你既把朕當作夫君,在夫君面前,不用這般小心翼翼。

皇上見甄嬛還是緊繃著身體,于是用手臂輕輕攬過甄嬛,以示安慰、鼓勵。

再看眉莊侍寢的時候,皇上早早就在床上等候了。這樣平視的視角看人,自然顯得沒有壓迫感,親近些。

而皇上是站著對躺在床上緊張無比的安陵容說的話,這樣天子的威嚴、壓迫感更甚,口氣本就兇巴巴,所以安陵容回答皇上問話的時候,已經抖如篩糠、字不成句。

仔細想想,安陵容不順遂的后宮生活是早已注定的。

選秀殿選的時候,太監報完「松陽縣丞安比槐之女安陵容」的時候,皇上立即搖了搖頭。可見門當戶對是何等的重要。

僥幸入宮,皇上也遲遲未召見,只當沒有這個人。

皇后想要有人分寵,被舉薦了吧,皇上又以不喜歡勉強為由草草打發了。

等到甄嬛跳驚鴻舞的時候,眉莊撫琴,安陵容伴唱。果郡王又來了個錦上添花——笛聲伴奏。

團體表演完畢,皇上很是高興。想著應該讓果郡王認識一下自己的新嫂子們,便給介紹著:這是莞貴人甄氏,惠貴人沈氏。眼神瞥見安陵容,斜眼問著:唱歌的是……?

安陵容很是開心,想著自己露臉的機會來了,急忙俯下身介紹自己,皇上用一個字果斷地打斷了她:賞!

皇上甚至連聽她介紹自己的耐心都沒有,厭棄之情溢于言表。

好容易得寵了,皇上喜歡聽她唱歌,她專心致志地歌唱著。「啪」一個蘋果飛了過來,安陵容趕緊接住,歌聲還不能終止,這一心二用還挺難的。

皇上這明顯就是逗弄歌妓的做派,戲子演得好了,往戲臺子上拋物,以示獎賞。

所以安陵容的出師不利,被皇上原封不動地退了貨,根本不是她的緊張造成的,而是皇上本就沒看上她。

她一沒顯赫的家世、二沒出眾的相貌、三沒滿肚子的才華,活脫脫一個三無產品,在后宮中注定是結局凄涼的。

村上春樹在《且聽風吟》中寫道:我們要力圖認識的對象和實際認識的對象之間,總是橫陳著一道深淵,無論用怎樣長的尺度都無法完全測量其深度。

安陵容以為她只要進了宮,就是邁進了皇家的門檻,自己就能光耀門楣、揚眉吐氣了。

可她忽略了她和皇家的距離,這個距離是她這一世都丈量不出來的距離,同樣的更是無法縮短的距離。

她硬生生地進入后宮,其實不如擇一家世相當的良人嫁了。以她的心智,自是能為正妻、衣食無憂地過完一生。

一朝嫁入帝王家,余生只能為玩物。安陵容的這一世真的是從一開始便是錯了……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www.17doingb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