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一個低著頭夸你衣服好看的人,你覺得他會真心待你嗎?

古月 25/03/2022 10:16 檢舉

甄嬛因為孩子沒了,對皇上沒有重處華妃有些怨念,整日憂思傷心、郁郁寡歡,皇上深知她的心結未解,見面也沒有好臉色,所以不愿見她。

華妃、甄嬛相繼失寵,整日陪伴在皇上身邊的就只有重獲盛寵的安陵容。

安陵容覺得是皇后幫助了自己,才有自己的出頭之日,心心念念地全是皇后的大恩大德。

殊不知,這是皇上故意為之。

這日,皇上在養心殿看書,安陵容給皇上捏腿捶肩,心里美滋滋的,也許在想:可算有機會和皇上單獨相處了,得好好培養培養感情。

先前圍在皇上身邊的都是華妃、甄嬛之流,這下終于輪到自己了。

皇上頭也不抬地說:「這些捶腿的功夫,叫下人做便是了。」

安陵容以為皇上在心疼她,開心地說著:「臣妾喜歡做這些事,能讓皇上舒坦些,臣妾心里高興。」

皇上是想提醒安陵容做點妃嬪該干的事,比如學學詩詞,起碼還能和自己附和幾句。竟做下人做的事,豈不失了身份。

是啊,闔宮上下,哪個妃嬪給皇上捶腿捏肩了?

華妃會拋媚眼,甄嬛腹有詩書,敬妃會下棋……最不起眼的欣貴人,雖然沒什麼特長,卻也沒做過下人做的事吧。

用錯了討好的戰術,不但不能投其所好,還會被人看輕。

安陵容沉浸在自己的小心思里,以為皇上在心疼她,誤會了皇上的「好意」。

皇上仍是頭也不抬,吟誦著:「‘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恒亡;然后知生于憂患,死于安樂!’

孟夫子的話真是好,富貴安逸動人心志,臥薪嘗膽方圖大業。居安思危,未雨綢繆,古來賢君莫不如此啊!你說是不是?」

安陵容沒想到皇上會問她詩詞上的事,皇上大概從來沒問過她這樣的意見。所以安陵容也沒仔細聽皇上的吟誦,一心一意地給皇上捶著腿。

聽皇上突然這麼一問,安陵容先是一愣,深知回答不上來,只能支支吾吾地岔開話題:「……是,皇上說了這麼多,喝口水,潤一潤吧。」

從這里也可看出,安陵容是成為了皇上的知心愛人的,話不投機,更不知皇上心中所想。

皇上說的那句「居安思危、未雨綢繆」也許是在提醒安陵容,你要多關心一下莞嬪,別光顧著自己得寵,吃香的喝辣的。

安陵容沒接住皇上的話,皇上只能自己提出來:「若是莞嬪在,便能與朕談說許多。朕聽說她入秋便病了,你可去看過,怎麼樣?」

「姐姐的病說到底是心病,皇上若去看看她,怕是姐姐的病就好了,」安陵容答道。

皇上憂慮地說:「不是朕不想去看她,只是近鄉情更怯,朕是不敢……」

皇上又問及甄嬛的傷勢,安陵容說恢復得很好,沒有留下什麼疤痕。

安陵容到現在才發現皇上還是關心甄嬛的,趕緊假意替甄嬛說好話,說讓甄嬛見見她父母家人也好。

皇上洞悉了安陵容的不懷好意,直接拒絕了她的請求:「她失子之痛,有家人陪伴安慰是好。但她心中怨恨朕與年妃。若向家人傾訴,痛上加痛,耿耿于懷,與她養病也是不利的。」

皇上這個時候還真是為甄嬛著想,也是難得了。

安陵容覺得自己的提議惹了皇上的不快,趕快挑好聽話討好皇上:「皇上方才說‘人恒過,然后能改’,臣妾懂得這句。

臣妾在皇上面前屢屢有不足之處,臣妾已經改正, 只盼著皇上能動心。

皇上突然不待見甄嬛和華妃,讓安陵容日日陪伴在側,安陵容以為皇上是真心喜歡她了,竟然表白于皇上了。

皇上沒接她的話,有些不悅地說:「你知道這話,莞嬪這樣聰明,卻不明白。」

安陵容又接著挑撥:「姐姐不明白不要緊,只要姐姐肯謹記一樣,知道皇上是天子,皇上永遠是對的就是了。」

安陵容本就不想甄嬛再次復寵,使勁的添油加醋指出甄嬛的不足,突顯自己的乖覺,不遺余力地表現「皇上是天」的順從態度。

皇上一方面對安陵容的話很受用,笑了笑,告訴她晚上別回去了,留下來侍寢。

乍一聽上去,似乎皇上真是被安陵容迷惑了,忘了那個備受欺凌的甄嬛。

可是皇上接下來的舉動,證明皇上只是在利用安陵容。

安陵容提起:「皇上忘了,您約了十七爺進宮,要一起去看董其昌的字帖,十七爺已經來了。」

皇上的回答是果郡王怎麼都是閑著,讓他住幾日再說,過兩天再見他。

安陵容以為皇上實在中意她,才推掉果郡王的,眉開眼笑。

皇上又說:「你身上穿的這個衣裳是蜀錦裁的?」

安陵容又當真了:「嗯……皇上又忘了,您上回賞了臣妾一匹蜀錦,讓內務府趕著為臣妾做了新衣。」

皇上怎麼可能連續忘事呢,這是基本不可能的,皇上都是人精,記憶力超好。

這里引用一個曾國藩的例子。

曾國藩有一次得道光帝召見,說好在「養性殿」等待,那是掛滿了歷朝歷代名畫字帖的地方。

可等到日暮西沉,等來的卻是太監的通傳,說皇上有事,明天再召。

曾國藩一路上都忐忑不安,皇上怎麼能夠這樣出爾反爾呢,一定有什麼用意。

實在想不通,就去找了他的老師,那是一個在皇上跟前當了很多年官的老臣,自是十分了解道光的脾氣秉性的。

老師琢磨片刻,便得出了結論:皇上是想考驗曾國藩的記憶力和觀察力。于是花錢找來了皇上身邊的太監,讓他把「養性殿」內的陳設一一記錄下來,再讓曾國藩牢牢記在心里。

果然,第二天道光召見曾國藩的時候,第一句話就說:「朕昨日有事耽擱了,你在養性殿坐了很長時間,殿里的字畫都看清楚了嗎?」

曾國藩感嘆老師的高明,如若這次答不上道光的問話,日后得到皇上的重用就沒那麼容易了。

可見,位居高位的人,尤其是皇上,是不會輕易朝令夕改、連續兩次出現忘事的情況的,一定別有用意。

皇上這麼說就是要給安陵容一種自己很看重她的錯覺,讓安陵容處在風口浪尖上。

甚至還有點諷刺的意思,你的好姐妹正在失落憂郁中,你卻打扮得花枝招展,良心何在?

皇上又是頭也不抬地夸著安陵容:「蜀錦,你穿著很好看!」

瞧瞧,皇上這也太沒誠意了,夸人家的衣服好看,頭都不抬,更沒笑意,言不由衷、口是心非,不過如此了。

為了使安陵容更加得意,又補了一句:「回頭內務府有多少朕都賞你!」

安陵容可是太開心了,以為皇上真是對她動心了,感動地說著:「多謝皇上!」

皇上這一次和安陵容的談話就是在試探她,有沒有關心病中的姐妹甄嬛,說了半天,安陵容都會錯了意,倒是順勢給自己爭寵來了。

于是皇上便格外寵幸她,把所有的蜀錦都賞給她。就是要讓她引人注意,把后宮的恨意都引到安陵容身上。

這樣便是更好地保護甄嬛,也是保護華妃。

安陵容卻被蒙在鼓里,還去感謝皇后。

皇后自是知道這其中的緣由,不過可不能告訴她,只是迎合著她說:「皇上賜你這些蜀錦,是當年莞嬪的數倍,感覺如何呀?」

這明明就是樹大招風的做派嘛,皇上再怎麼喜歡安陵容,也不會多過甄嬛的。

看來皇上賞賜甄嬛好東西的時候,是權衡過的。但對安陵容,就是要讓她成為眾矢之的。

這麼多年,安陵容在后宮中真是沒有一個朋友,連勉強說得上話的人都沒有。

也是呼應了皇上說的那句「生于憂患,死于安樂」,安陵容就是這樣,得寵的時候沒有拓寬一下自己的朋友圈,只是抱住皇后這一棵隨搖搖欲墜的大樹,此舉十分危險。

「但愿君心如我心」的伴侶不是人人都能求來的,門第就是一個邁不過去的坎兒。

一個低著頭夸你衣服好看的人,哪有什麼真心,人家連敷衍你都不屑。

安陵容應該早點明白這個道理,像葉瀾依一樣做個寵妃,享受榮華富貴就行了,何必一心執著得不到的東西,苦了自己,害了別人。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www.17doingb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