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看《知否》原著才懂:明蘭高嫁顧廷燁,原來是華蘭最精明的算計

古月 03/04/2022 16:22 檢舉

萬般皆是命。

華蘭樣樣出挑,無論是身份、樣貌還是品性,都是很能拿得出手的,可偏偏命不好,嫁了個「愚孝男」袁文紹,生生被惡婆婆欺負了十年。

在別人眼里,袁文紹是妥妥的「愚孝男」,可在明蘭眼里,卻不見得。

顧廷燁曾在明蘭跟前說:文紹胸襟也忒優柔寡斷了,這般愚孝,不但委屈了自己妻兒,還縱容家宅不寧。

可明蘭卻不這麼認為,她站的維度比較高,自有不同的見地。原著中這樣寫道:

談不上優柔寡斷,不過是值不值得罷了。姐夫自然知道姐姐度日艱難,但他認為千依百順他的母親更重要。三妻四妾的男人佯裝家宅和睦,并非他們不知道妻子在傷心,不過是自己的風流快活勝過妻子的悲傷罷了......不過,這也不算錯,人生在世,自然是自己的快活更要緊罷了。

袁文紹是行武出身,又是帶兵打仗的頭領,怎麼可能生性「優柔寡斷」的,應該是果敢利索才是。

所以,對于袁文紹的為人,我始終站在明蘭這邊。 終究是自己的風流快活勝過華蘭的悲傷罷了;終究是自己的快活更要緊罷了。

好在,最后華蘭和袁文紹的結局是好的。

然而,他們夫妻能夠得以圓滿,離不開華蘭對于明蘭婚事的「算計」。

婆家的苦楚

華蘭在婆家的處境,很艱難。

上有囂張跋扈的婆婆,下有背地里揩她油的嫂嫂,中間還有一個幫不上忙的老公。

想當初華蘭嫁進忠勤伯府,也是帶著「十里紅妝」的嫁妝的,銀錢、綾羅綢緞、田產鋪子,王氏給備的一應俱全。

可沒過幾年光景,銀錢就早已被婆婆和她的嫂嫂搜刮空了,綾羅綢緞也所剩無幾。

忠勤伯府本就是一個「落敗的鳳凰」,空有一個尊貴的頭銜,里頭簡直是窮得叮當響。整個袁家就靠老伯爺和袁文紹了,長子看著也就是個扶不上桌面的,偏長子的妻子是袁老夫人的外甥女,所以袁老夫人不管什麼事情,都偏心于大房這邊,而對二房處處刻薄。

在古代,婆婆想要為難媳婦兒,是不用挑時候的。

每當婆婆想要從華蘭身上揩油,就會想著法兒的給袁文紹屋子里塞通房,一塞就是好幾個,偏袁文紹一開始也不拒絕,這讓華蘭的處境很尷尬。如果她站出來制止,就會被婆婆安上一個「善妒」的罵名。

所以,這點足以證明,明蘭對于袁文紹下的定論是正確的。自己的快活才是最重要的。

華蘭如此聰慧,在袁家的光景尚且如此艱難。難怪如蘭當初擇偶時,堅決不嫁高門。如果嫁入高門似華蘭那般,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惦記完銀錢,婆婆又開始惦記華蘭的田產鋪子。兔子急了還會咬人,華蘭忍無可忍,直接將此事告到了老伯爺那兒。

女人終究要自己狠起來,畢竟,受欺負時,沒人給你撐腰。

袁文纓眼看著要出嫁,婆婆想讓華蘭貢獻出自己手上的那塊「優質田」給小姑子作為陪嫁,華蘭自然不愿意。

老公已是這般靠不住,婆婆又是如此狠毒,自己還有兩個孩子要養, 就算不為自己打算,也要為孩子的將來打算。

這事情鬧到了老伯爺跟前,老伯爺當即一個耳光揮了上去「賤人」。原著中這樣寫道:

這些年來,你當我是不知道,你明里暗里算計了二媳婦兒多少家私?親家那是厚道和氣,才不與我們來計較!且不說嫁妝本是媳婦兒的私產,便是夫家急著周轉些,也不好太過了。你倒好,就差明搶了!你還要不要臉。

其實,老伯爺和袁老夫人如出一轍。很明顯,他早就知道袁老夫人算計了華蘭很多嫁妝,既然知道此事有跌伯爵府的臉面,為何不早早制止自己的妻子,反而放任自流呢?

不過是看著華蘭不吭聲,既然華蘭不吭聲,此事就不會傳出去,到底是給自己家貼補,為何要橫插一杠。

眼看著華蘭將此事告到自己面前,害怕華蘭真的動氣將此事宣揚出去,伯爵府的臉面就蕩然無存了,老伯爺便立即將自己的妻子訓斥一通,好滅滅華蘭的火氣,以后還是「一團和氣」。

就在華蘭覺得過日子如此艱難的時刻,傳來了顧廷燁「挑上」明蘭的的消息,這對于華蘭而言,便是天外福音了,華蘭當即便開始「算計」。

精明的算計

當明蘭得知顧廷燁費了那麼大心思想要得到自己時,開心了片刻之后,便陷入到了深深的沉思中,畢竟,顧廷燁的家世條件,并不是明蘭和盛老太太當初擇偶的初衷。

明蘭想要的,不過是一份安穩,像賀弘文那樣的經濟適用男,門第不高,但家底豐厚,雖有婆母,但時日不多,以后也沒有婆媳矛盾,和這樣家世背景的男人過一輩子,豈不悠閑快哉。

再者,明蘭從小接受的教育觀便是「不要太出挑」,即便自己很優秀,也不要拿到太陽底下曬。別人都是「藏拙」,明蘭從小便是「藏優點」。如果嫁給顧廷燁,那便是家里姐妹中,嫁得最好的,而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庶出,這樣必定會遭到妒忌。

所謂,不患貧,不患富,患不均,大概就是這個道理。做到和光同塵,才能一家子和和氣氣。

華蘭之所以動了「撮合」明蘭和顧廷燁的心思, 其一,袁文紹在顧廷燁手底下當差,倘若顧廷燁真成了華蘭的妹夫,那麼袁文紹的職場生涯也就不用過于擔心了;其二,華蘭如此出挑,卻在伯爵府處處受欺辱,為何?還不是盛家沒有伯爵府的門第高。如果明蘭嫁給了顧廷燁,袁文紹多少會顧及一些顧廷燁和明蘭的面子,善待華蘭。而伯爵府,也多少要對盛家有所忌憚,便不敢對華蘭像之前那般刻薄。

就在明蘭還未下定決心嫁給顧廷燁之時,華蘭便開始給顧廷燁和明蘭制造約會的局面,讓明蘭多多接觸顧廷燁,打消對顧廷燁不好的看法。

其實當時的明蘭只覺得華蘭作為姐姐,是在關心自己的婚姻大事,并沒有想到華蘭的私心,而華蘭身邊的貼身丫頭翠蟬早看出了華蘭潛藏在心底的「算計」,打趣道: 姑爺前頭不是才升了五城兵馬司的分指揮使嗎?姑娘好大的心眼兒,剛吃上碗里的,就惦記鍋里的了。

聽到這句話,華蘭眼里卻泛起了心酸的淚水。如果她的日子過得順遂,她又何必打明蘭婚事的主意,哎,也是沒辦法了,原著中這樣寫道:

華蘭低聲道:做人媳婦兒何其不易!何況攤上這麼個婆婆。我也不是有心要算計明丫頭的,顧都督這般身份品貌,也不算辱沒了盛家女兒,就是我嫡親的妹子也舍得呀,唉,只希望劉妹妹以后日子好過,不然我可真沒臉去見老太太了。

我有時候,一直在想,盛紘4個女兒,為何獨寵華蘭?論樣貌、品性、才學,明蘭遠在華蘭之上,可盛紘為何偏愛華蘭?

當我看到華蘭「算計」明蘭這段時,我便懂了。

盛紘偏愛華蘭,最大的原因是,華蘭「像」自己,他們都是以「核心利益」為出發點而做事的人,只要是對自己有利的,不管別人愿不愿意,先下手再說。

明蘭替華蘭在婆家撐腰

為什麼說華蘭才是明蘭和顧廷燁這場婚姻里最大的受益人呢?

在職業生涯上,顧廷燁多少會念在盛家的情分上,「關照」袁文紹;在婆家討生活中,明蘭也曾經替華蘭教訓過惡婆婆,在袁家替華蘭撐腰。

華蘭三胎滿月時,大娘子攜盛家女眷前去探看。只見月子里的華蘭面色蠟黃,整個人也病懨懨的,而剛出生的孩子,也看似一番營養不良的樣子,眾人皆投來一副憐憫的眼神。

可轉頭去看袁老夫人和袁大奶奶婆媳倆時,兩人皆是珠圓玉潤,身體很健朗的樣子,慢慢地,大家也就明白其中的緣由了。

面對大家伙質疑的眼神,袁老夫人心虛,反倒惡人先告狀,數落起華蘭的不是,王氏一眼怒火,偏半個字也說不得,而一旁的墨蘭卻有些暗喜。

明蘭看著華蘭這般模樣,忍不住緊緊地握著華蘭的手,忽然一滴滾燙的眼淚落在了明蘭的手背上。

那滴熱淚深深地刺痛了明蘭,她暗暗發愿,一定要替姐姐討回公道。

可讓明蘭沒想到的是,還沒等自己出手,如蘭卻先「河東獅吼」起來了。原著中這樣寫道:

如蘭神經大條,一經發現華蘭流淚,立馬站起來,對著袁夫人大聲質問:敢問夫人,我姐姐怎麼這般瘦,是不是病了?

此話一出,眾人的目光都投向袁老夫人身上,袁老夫人也不示弱:親家姑奶奶怎麼說話呢?夫人家懷孩子,自有個好歹的。等你自己生了孩子就知道了。

如蘭無可忍耐地大聲道:不用等了!我來問你好了!你是不是又往我姐姐房里塞一大堆妾室通房了?大姐夫房里的人怕是比伯爺都多了吧!你做娘的倒是體貼。

袁老夫人:你胡扯什麼?

如蘭:那就是你又逼著我姐姐挺著大肚子給你站規矩了?再不是,那便是你又強迫我姐姐大著肚子替你管家。

袁大奶奶這時候站出來替自己的婆婆說話:放肆。親家姑奶奶,你也積些口德吧,難不成弟妹有些好歹,便都是我們的過錯?

沒想到如蘭應付的游刃有余:那是自然,反正我姐姐有個不好,定然是你們婆媳欺負的。你看看你們倆,吃得這麼白胖,下巴都兩層了。若是真待我姐姐好,應當是照看她照看得消瘦了才對。

果然是蠻的怕橫的。面對如蘭的跋扈,袁老夫人自是氣不過的,怎麼樣都不能讓一個丫頭片子給戲弄了。

可讓袁老夫人沒想到的是,如蘭的跋扈只是一個開場,盛家更厲害的「角兒」還在后頭呢。

袁老夫人氣不打一處來:你們盛家姑娘金貴,咱們袁家伺候不起,趕緊接回去吧。

袁老夫人此話一出,覺得自己勝券在握,盛家女眷自是不敢再叫囂,畢竟出嫁女被接回去,實在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但是這話用來嚇唬嚇唬王氏還可以,想要嚇唬明蘭,還有點嫩。

袁老夫人話音剛落,明蘭忽地站起來,冰冷地瞪著袁老夫人: 親家夫人可把話說明白了!什麼叫「接回去」?親家夫人可是要出具休書?語氣異常冷硬。

袁老夫人做夢都沒想到,被一個新婦逼得下不來臺。她竟一時噎住,說是不好,說不是下不來臺。

明蘭并沒有退讓的意思,目光依舊凌厲,一字一句地問: 袁夫人把話說清楚了,袁家是不是要休妻?

明蘭之所以敢給華蘭撐腰,其一,在座的女眷,明蘭的身份最尊貴,且不說顧廷燁是當朝新貴,明蘭也是有誥命在身的,即便其他人覺得明蘭的言語有些嚴重,也都不敢上前勸阻;其二,明蘭多麼通透呀。如今盛家的聲勢,雖比上不足,比袁家卻是有余的。所以,明蘭心知肚明,倘若華蘭前腳被休出門,自己后腳也是要被趕出去的。袁老夫人是斷然不敢「休妻」的。

在坐的親朋好友,有一個眼亮的,趕緊上前打圓場:盛家姑奶奶莫生氣,袁老夫人的意思是讓華安回娘家養身子,也能好好調理不是。

明蘭也不是那種得理不饒人的,有臺階便就下來了,說道:原來如此,倒是我誤會了。接著,她拉著正在氣頭上如蘭的手說: 大家不要見怪,我五姐姐最是心直口快的,心里藏不住事兒。不過,也怪不得我五姐姐胡亂猜測,奈何也太巧了,每每我大姐姐懷身子的時候,總要有些故事生出來。知道的會說「真是巧了」,不知道的還當親家伯母故意刻薄我大姐姐,偏心自己外甥女。不過咱們自己人都知道,親家伯母定然不會這樣。

明蘭這番話下來,潤物細無聲,一不發脾氣,二不抱怨,卻字字珠心地將袁老夫人的「丑陋」隱晦的公之于眾,讓她顏面無存。

就像老太太說的那樣,女兒家的厲害得在心里頭,厲害在面上那是要吃虧的。不但叫人詆毀,還不見的頂事。那越是厲害的,越是臉上看不出來。

終究是自家姐妹,明蘭不僅是在幫助華蘭,也是在向外界宣告:我們盛家的女兒不是好欺負的。

正如當初孔嬤嬤的教導: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如果她在有能力的前提下,看著華蘭受欺負而不出面撐腰,不僅會讓旁人覺得,盛家的女兒好欺負,還會讓旁人覺得,盛家的姐妹沒情意。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www.17doingb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