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阿哥過繼給果郡王這場戲,說明「就坡下驢」也不能太順從

古月 25/03/2022 10:20 檢舉

果郡王死了,皇上也死了,四阿哥登基,這下甄嬛的權力更大了。

對于自己鐘愛的合歡,又將其移栽到了它們原生的熱土——凝暉堂,那是果郡王曾居住過的地方。

秋天了,甄嬛看著滿院依舊郁郁蔥蔥的合歡,再看到不遠處大聲吟誦詩詞的六阿哥,心生感慨:「許多年前,允禮或許也是如此,臨風窗下,吟誦他原本應該平安閑逸的人生。」

一想到這,情難自禁,淚水涌上心頭。

還好,允禮的孩子在自己的護佑下,一天天長大,這也是最令甄嬛欣慰的存在了。

甄嬛叫住了弘曕,對其進行了一番指導,囑咐弘曕多學他十七叔,旨在博學多思。

原來皇上死后,新帝登基,弘曕便一直住在凝暉堂,甄嬛是想讓果郡王的靈魂得到慰藉,生前沒能有孩子陪伴在側,死后給補上。

囑咐完了弘曕,新帝請甄嬛去壽康宮,這麼早來請安,肯定事非尋常,有事情說了。

寒暄過后,新帝便說:「今日慎郡王上書,說膝下唯有一女,王嗣無繼,希望以果親王之子入繼。」

甄嬛聽聞自是欣然答應:「元澈養在慎郡王府多年,不如就繼嗣慎郡王府也好。」

皇上活著的時候,又是滴血驗親的,又是果郡王出兵營救甄嬛的,這些流言蜚語即使外人不知道,皇家的人也是門兒清了。

那個慎貝勒更是一個精明無比的主兒。

滴血驗親的時候,幾句話懟的祺貴人自相矛盾、啞口無言。邏輯思維能力之強,巧言善辯的功夫,沒幾個比得過他的。

甄嬛這麼明目張膽地移栽合歡,而且還讓弘曕住在凝暉堂,她對果郡王的心思昭然若揭,就差直接告訴眾人弘曕是果郡王的孩子了。

慎貝勒一直挺感激甄嬛的,她的母妃出身低微,連累他在宮里受盡白眼。只有甄嬛對其一視同仁,而且還同意玉嬈下嫁于他。

甚至浣碧還曾問過玉嬈,難道不嫌棄慎貝勒母親出身寒微嗎?

浣碧都沒瞧上,可見慎貝勒母親的出身是多麼上不得臺面。

所以在皇上的葬禮上,慎貝勒替甄嬛說了很多好話。

現在甄嬛只是缺少一個能把弘曕名正言順過繼給果郡王的由頭,所以慎貝勒又是做了一回聰明人。

可是甄嬛答允完慎貝勒所請,便沒了下文。

新帝看甄嬛沒有主動提起將弘曕過繼給果郡王的話題,只能自己提出來了。

問道:「只是如此一來,果親王一脈豈非無嗣?」

甄嬛不答反問:「皇帝意下如何?」

「到時候再挑好的,繼承果親王后嗣就是。」新帝回答。

把弘曕過繼給果郡王甄嬛真是求之不得的結果,但卻不能順著新帝的話接。

如果自己這麼上趕著說出自己的想法,顯得太過不顧臉面,容易被世人詬病,在新帝面前也失了威嚴。

甄嬛在等著新帝主動說出這個打算,可是新帝太過奸猾,顧左右而言他,這二人的較量還真是勢均力敵。

那好,甄嬛還不出聲了,低頭等著新帝的妥協。

新帝也不是吃素的,事情沒辦妥,怎能輕易離開。自己千辛萬苦得來的江山,不能留下隱患。

于是扯出了「鄭伯克段于焉」的典故,含沙射影地提醒甄嬛。

新帝說:「鄭國之禍皆因姜氏寵愛幼子苛待長子而起,兒子心想:親子尚且如此,若是養子又該如何?」

這個時候,甄嬛同新帝四目相對,冷冷凝視,真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這一回合是甄嬛先沉不住氣了,剛才沒有妥協,這次再僵持下去可就不好收場了。

既然皇帝已經妥協了一回,自己也只能見好就收。

甄嬛先是肯定新帝,說道:「皇帝身為人君,讀這些書是好的。」

然后說出自己的打算:「哀家這些日子正想著一事,今日正好告訴皇帝。弘曕是哀家幼子,又曾被先帝議儲,如今弘曕已經長大,若是外頭再起閑話動搖江山,豈非是哀家的罪過?所以哀家想請皇帝同意,讓弘曕入嗣果親王一脈。」

甄嬛的意思是:因為弘曕曾被先帝議儲過,有了這個前科,是極容易再被人議論的。到時再動搖國本,我可是罪孽深重了。

必須防患于未然,把弘曕過繼出去,就沒人能說什麼了。

這可不是我的私心,而是關乎江山社稷,一下拔高了自己,冠冕堂皇地達到了雙贏的結果。

皇帝只想把弘曕過繼出去,卻沒有想好理由,甄嬛自是不能答應的。

這麼一說,即便是假公濟私,也是恰如其分了。

新帝得到了滿意的答案,仍不忘肯定甄嬛:「皇額娘思慮周詳,兒子自然允許。」

這二人說話還真是互相搭臺,雖然各懷鬼胎,但仍不忘肯定對方,這可是一個溝通技巧。

新帝感謝甄嬛的妥協,向甄嬛許諾,等弘曕長大成人,封他親王之位,一生榮華。

呼應了甄嬛曾經對四阿哥說的:「額娘希望,弘曕的親王之位由你來封!」

新帝也是想提醒甄嬛,自己可是履行了當日的承諾,遵從了你的意思。

甄嬛擔心新帝抓住自己的把柄,借題發揮,再次強調:「他是你親弟弟,皇額娘已經年老,自然要你多照顧。」

甄嬛說「他是你親弟弟」的時候,是低著頭的,明顯心虛。新帝跟先帝一樣多疑自私,自己多強調一遍,他就會忌憚幾分。

新帝又夸了一波甄嬛,讓甄嬛放心:「皇額娘事事為兒子考慮,兒子感激不盡。唯有以天下養,才能報答皇額娘的養育扶持之恩。」

甄嬛也得禮尚往來,客氣一番:「你我母子之間,不必說這些。」

一下又拉近了同新帝的距離,既然弘曕已經過繼給果郡王,那麼甄嬛和新帝才是真正的「母子」了。

聽聞甄嬛這樣說,新帝露出了感激、喜悅的表情。

先前甄嬛同四阿哥沒有對立關系,還可以用恩情維系、拉攏。

可一旦有了威脅,就只能來點實際的了。什麼養育之恩、扶持之情,也就做不得數了。

把親兒子割裂出去,再對繼子承諾母子關系,相當于給予雙倍的利益,新帝自然是高興的了。

甄嬛同新帝的這段對話,充分演繹了什麼叫勢均力敵、伯仲較量,互相妥協,互相成就。

即便有現成的臺階也得酌情往下跳,太主動顯得不值錢,博弈間還不能錯過機會,進退有度,才能恰到好處。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www.17doingb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