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品《甄嬛傳》:純元若是活的長久,就一定能斗過華妃?

古月 06/04/2022 17:11 檢舉

《甄嬛傳》

純元VS華妃,皇上的真愛大PK

華妃死后,皇上還是給了她貴妃的體面,謚號敦肅。

端妃酸溜溜地諷刺她:溫厚為敦,她何時溫厚過,這謚號聽著就讓人覺得諷刺。

端妃還說:那死后的顏面都是做給活人看的,皇上如此做,只不過是給自己留點顏面。

我覺得端妃說這話并不客觀。

皇上多次表示過:世蘭要強一些,但本性不壞。朕和世蘭多年夫妻,總有恩情在。

所以皇上可能真的覺得華妃挺「溫厚」的,不像在謚號上要諷刺她的樣子。

這難道不更說明皇上情人眼里出西施嗎?

而且端妃說的死人的體面是做給活人看的,與其是在說華妃,不如像在說純元。

因為皇上如何如何寵愛純元,可都是在「傳說」中的,后人也無法親見。

但是皇上如何寵愛華妃,甚至到了是非不分的地步,宮里所有的老人新人可都是親眼看到的。

所以我覺得,純元若是活得長久,她還真不一定能斗得過華妃。

在《甄嬛傳》的一開始,皇上去看華妃,頌芝跪著擋駕,說華妃早就睡了。

這樣的刁蠻與任性,真是紫禁城里的頭一份。

甄嬛在最受寵的時候,也只敢在床上裝睡,斷斷不敢派崔槿汐在門口擋駕。

但是這種逾矩的行為,在皇上看來,只會覺得華妃率真可愛:矯情,愈發小性子!

在大部分嬪妃都不得不做女德標桿的同時,華妃卻可以暢快的做自己。

不得不說,這是皇上的縱容。

皇上的縱容讓華妃無法無天,竟然覺得推眉莊下水,都不是什麼大事。

其實當時采月已經隱晦的暗示,是華妃派人推眉莊下水的:頌芝說華妃娘娘有幾方好墨,方才忘給了,派奴婢去取。

當時皇上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

后來華妃急匆匆趕到,一開始心里惴惴的,請安的時候還在觀察皇上的臉色。

后來更是試探皇上的口風:是臣妾協理六宮無方,還望皇上降罪。

沒想到皇上根本不愿意懲罰華妃,而是在心里覺得眉莊不中用,這麼容易上當:若是要懲罰你,皇后也難逃罪責。

而且重要的是,當時皇上正在碎玉軒,聽到眉莊落水匆匆忙忙趕過去,卻被華妃一陣花言巧語,誘哄著要去翊坤宮吃什麼東阿阿膠桂圓羹。

其實就是因為眉莊落水,甄嬛被華妃截胡了恩寵。

大家想想看,如果情況倒過來,甄嬛害了別人,難道皇上會心知肚明的為她隱藏,寬宥她,甚至還要寵幸她嗎?

寵愛甄嬛的時候,皇上從未放棄過原則,但是寵愛華妃的時候,我常常不知道皇上的原則到底在哪。

在甄嬛跳驚鴻舞的那場戲也是,華妃說聽聞讀書可以怡情養性,所以讀了梅妃的《樓東賦》念給皇上聽。

重要的是這幾句:誓山海而常在,似日月而無休。奈何嫉色庸庸,妒氣沖沖,奪我之愛幸,斥我于幽宮。

最后還要加上一句:深感梅妃思君情長。

華妃的意思是:她與皇上原本山盟海誓,如膠似漆。是眉莊和甄嬛嫉妒她得寵,所以用卑鄙手段奪她愛幸,將她遷至冷宮。

好一副可憐兮兮的受害者嘴臉。

可事實是,她先是推眉莊入水,后來唆使余答應下毒害甄嬛,甄嬛與眉莊被迫反擊,才導致她被冷落了一段時間。

華妃說的這段話語中,只有思君情長四個字是真的,其他都是胡說八道。

但皇上這麼英明的一個人,卻馬上心有不忍地說:華妃委屈你了,朕若得空就常去看你。

所以華妃在臨死之前說得對:你個賤人知道什麼?無論我做過什麼事,皇上都不舍得不理我太久。

這種待遇,甄嬛的確從來沒有享受過。

有一次下雷雨,皇上原本睡在華妃的翊坤宮,聽見雷聲之后,擔心甄嬛害怕,連夜跑去碎玉軒。

看上去好似更寵甄嬛。

但是就繪春所言:華妃也有今日。

我們可以得知,這種半路截胡的事情,華妃以前也常做。

皇后說:本宮當年的屈辱,她今天也算飽嘗了。

但是這樣的屈辱,貴為皇后,宜修也只能貌似平靜的忍耐。

華妃卻言辭激烈,好似甄嬛做了罪惡滔天的惡事:殺了她!

被寵愛的總是有恃無恐,不被寵愛的如皇后,也只能默默忍下屈辱,等后人來為她報仇。

而且這件事還未完,過幾天華妃在御花園碰見甄嬛和安陵容,華妃氣不打一處來,就要借題發揮:有罪時再來恕罪未免太晚了吧,教會兩位妹妹應有的規矩。

然后華妃無理取鬧正好被皇上看見,皇上低聲問:怎麼,今兒有點不高興?

像不像現代的男人哄自己愛吃醋的女朋友?

皇上和華妃的關系是唯一一個讓我感覺有點像現代男女朋友談戀愛的那種感覺:吃醋、撒嬌、包容、調戲、撩撥,生氣,都趨近于平等的關系。

倒是甄嬛和皇上,雖然甄嬛口口聲聲說想做皇上的妻子,但我感覺這兩人的相處模式,君臣壁壘還是非常分明的,皇上并沒有特意為甄嬛模糊了尊卑的界限。

劇里有一個鏡頭,華妃親自為皇上穿衣打扮。

掛上東珠朝珠的時候,眼中洋溢著滿滿的愛意。

皇上是坐著,華妃是站著,兩人的相處模式真的頗像正在熱戀中的情侶。

與之對比,甄嬛也有一次在養心殿伺候皇上穿衣。

有一個甄嬛跪著為皇上系腰帶的畫面,我現在截不到了。

看那個畫面,你就會明白,不管甄嬛當時怎麼受寵,皇上對她的定位,還是「侍妾」。

當時皇上皺著眉說:每日上朝都為時疫之事煩心不已。

隱隱表達了對甄嬛的不滿:時疫期間,前朝后宮都亂成一團,你不為朕憂心就罷了,還要逼著朕去處置手握重兵的大將軍的親妹妹,你真是太不體貼朕了。

甄嬛卻說:智者勞心,能者勞力,皇上勞心又勞力,自然格外辛苦。

但是這話就像哄小孩一樣,沒有任何實際意義。

當時皇上日夜為時疫煩心,華妃也是熬了好幾夜沒睡,還逼著江誠與江慎找醫書,把眼睛都熬紅了。

但是甄嬛那時,并未表現出對皇上特別的關切,相比之下,皇上其實非常失望:你這樣哄朕,朕就是再累也不得不甘之如飴了。

一個「哄」,一個「不得不」,表現出皇上對甄嬛的真實態度。

一來,皇上覺得甄嬛愛他不及華妃真心,只會哄騙他,嘴上說的好聽,真要碰到大事,也沒見甄嬛真的為皇上著急。

二來,不得不代表皇上對甄嬛感情的「嫌隙」,不得不就是不情愿,裝裝樣子做出甘之如飴的姿態,但是內心是失望的,覺得甄嬛「薄情」。

后來因為華妃進獻了溫實初的方子,皇上正好找到臺階寬宥了華妃,卻對心灰意冷的甄嬛說:御膳房做的菜,要顧及所有人的口味,不會因一人格外遷就。就如朕,也要顧全大局。

這話皇上永遠都不會對華妃說的。

因為華妃被皇上寵的永遠都不懂遷就,也不知道什麼叫顧全大局,只知道「一丈紅」和「殺了她」。

所以說,如果純元一直活下去,她未必斗得過華妃。

皇上對純元的深情,帶有極其明顯的表演性質。

對死人的深情,那是表演給活人看的,除了不讓別人非議他的刻薄外,也有掩飾他與純元的婚姻只是政治聯姻的「真相」。

但皇上對于華妃的愛情,卻是真實而鮮活的。

鮮活到即使華妃最后被賜死,皇上依然覺得她一生溫厚,本性不壞。

華妃把她最美好的一面,都留給了皇上。

她才是后期甄嬛永遠越不過的屏障。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www.17doingb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