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歲被封「無冕影帝」!秦昊「從戲混子到中年頂流」不敢忘本,「追妻過程曝光」哽咽:她改變我的世界

秦昊倚在床頭,翹著二郎腿,胡亂地哼唱著,偶像伊能靜的海報貼滿了整面牆,青春美好似夏花絢爛。

彼時,20歲的伊能靜,已經出道3年,她與裘海正、方文琳組成的「飛鷹三姝」組合,紅遍了台灣各地,然而,她卻一點也不快樂。

作為家中第七個女孩子,她自小帶著父親的嫌棄出生,當父親為了生兒子不要這個家時,她的童年也就結束了。

為了支撐起這個傷痕累累的家,16歲的她就出入娛樂圈拼搏,被迫掙錢養家,直至21歲,她才將家裡欠下的巨債還清。

與殘破家庭裡長大的伊能靜相比,秦少爺的成長之路順遂又自由。

他骨子裡透著東北人的軸,頂著一張「厭世臉」,像是對什麼都漠不關心,大高個子的他被安排在教室的後排,一上課就蒙頭大睡。

高二時候,整天吊兒郎當的秦昊,像是被青春甩掉的孩子,沒有少年的明媚與直敢,除了熱衷聽卡帶之外,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直到電視劇《北京人在紐約》熱映,秦昊被深深地吸引了,姜文飾演的王起明幽默瀟灑,生活氣味極濃。

「這人長得不怎樣,可怎麼就演得那麼鑽人心」秦昊心裡疑惑。此時,一個大膽的想法冒了出來,他想做像姜文一樣演員。

之後,他決定考中央戲劇學院,也就是姜文的母校。父母得知兒子的想法,極力反對,家裡祖上十八代沒有過演藝圈的人,就是想幫他一把也沒有門路。

倔強的秦昊像著了魔一般,怎麼也不聽勸,果斷從理科轉成文科,埋頭為藝考做準備。

中戲三試的現場,有人在高歌,有人在曼舞,還有人渾身都是戲,面對全國各地優秀的藝考生,毫無才藝傍身的秦昊,徹底慫了,攤在椅子上,苦想待會如何應對。

「報告老師,考號543,我叫劉燁」,一個留著寸頭的男孩,把身上的海魂衫周正地掖在軍褲子裡,操著一口東北話,羞赧地介紹自己。

「你會什麼呀?」老師問道

「什麼也不會,就會籃球!」傻憨憨的他睜著一雙透亮的大眼睛,天真無邪地答道。

......

聽著裡面的動靜,秦昊一下子放了心,這個大兄弟跟自己半斤八兩,他什麼也不會,自己還能吼兩嗓子小曲,湊合也差不多。

說來也是運氣好,即興表演環節,一張白紙的秦昊,被分到8年戲校畢業的袁泉做搭檔,她靈活救場,給秦昊丟包袱,兩人一唱一和,倒是讓表演流暢又自然。

最後,三人都被中戲順利錄取,更是分到了有名的96明星班,與章子怡、秦海璐、曾黎等成為同班同學。

二、中戲學霸的生活

「我要等的那個東西,是需要我去堅持的,這就是我的追求」,從進入中戲開始,秦昊就不一樣了,他為自己設定了標準,並將這種執念楔進心裡,越來越深,直至成為一種自然。

一直以來,班主任常莉都以「嚴師」著稱,她對學生的要求十分嚴格,不允許他們隨意私自接戲。

「演員不要亂接戲,應該要愛惜自己的羽毛,除非跟張藝謀、陳凱歌、斯皮爾·伯格這樣的大導合作」,第一堂課上,常莉如是說。

坐在台下的秦昊,目光如炬地看著老師,他對這句話深信不疑。4年大學生活,他要認認真真地過,拍戲以後有的是時間。

之後,全班的男同學為此削髮明志,十幾個人都剃了光頭,立志不接戲,決心好好完成課業。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剛上大一,因為期末考的小品作業,所有同學都陷入了焦慮之中。

胡靜:「我真的太鬱悶了,後悔選擇了表演這條路。」

劉燁:「實在沒招了,我想哭,給我爸通電話,求他讓我退學回長春重念。」

同是專業課困難戶的章子怡,與劉燁經常搭對錶演,受到他的情緒影響,也曾想過退學,甚至連做夢都在祈禱老天賜給她一個小品稿子。

這邊,秦昊倒是十分享受創作的過程,不僅點子奇多,還幫著其他同學排戲,交上去的8個作品裡,有6個都出自他的手,一度被同學們封為「秦藝謀」 。

大二時,劉燁在籃球場上用傲嬌的球技,征服了導演霍建起,飾演了電影《那山那人那狗》中,淳樸無邪、充滿鄉土氣息的山村男孩。

因為「百年校花」曾黎不在宿舍,章子怡撿漏《我的父親母親》,被張藝謀帶走的那一刻,她已然走上了巨星之路。

此刻的秦昊,沒有羨慕,也沒有喪氣,倒是十分不在意,乖乖聽老師的話,老老實實上課,一天不落排話劇,畢業時,他更是擔任三場大戲的男主角。

彼時,劉燁通過《藍宇》獲得了金馬影帝,章子怡憑藉《臥虎藏龍》走向國際,秦海璐通過《榴蓮飄飄》獲得金馬影后,袁泉因《春天的狂想》獲得金雞獎最佳女配角獎。

而「優等生」秦昊卻什麼也不是,他還在等待,執拗地等著大導演的好作品裡的男一號,為此畢業5年,他生生推掉了12部戲,其中一部就是當年爆火的《步步驚心》,直到最後他被人誤以為不再拍戲。

「我不理解,為什麼我在學校那麼用功,可為什麼沒成功?是不是只有我自己覺得我是一個好的演員?」這是他第一次質疑自己。

整日鬱鬱寡歡的他,已逐漸失去表演的激情,為了麻痺自己,他拿著父母寄來的錢,成天泡吧遊戲,或是每晚流連在北京的夜店裡,醉生夢歹匕。

母親從電話裡聽出了秦昊的灰心喪志,但她清楚地知道兒子有多麼熱愛表演。

於是,她勸慰道:「你不能總等著大導演的好劇本來找你,成功是一點一點積累的,你不走出去,不願放開自己,就會永遠與機會錯過。」

母親的話猶如拋向水面的救生繩,讓快要溺水窒息的秦昊,有了喘息的空間和活下去的慾望。

三、文藝男神的窮途末路

「500年後根本沒有人記得今天的所謂首富的名字,但今天的一首好詩、一部好的電影,卻可以流傳很久,我希望我能演一些給後人留下點什麼的電影」 ,秦昊十分肯定地說。

夜色暮臨,霓虹初上,三裡屯外停滿了扎眼的跑車,男男女女簇成一團,歪歪斜斜地倒在酒醉的春風裡,熱鬧極了。

夜,是一群失意寂寞人的歡樂場,秦昊背著一個挎包,為自己點了一根煙,迅速鑽進了燈紅酒綠裡,刺耳的鼓點與打碟聲,讓人忘了現實的痛苦。

他摸了一杯洋酒,隱隱看到對桌的王小帥,就晃晃悠悠過去招呼「嗨,你好!看過你電影,喜歡!」,說罷轉臉就消失在人群裡。

此時的王小帥正在籌拍電影《青紅》,而男主角卻一直沒有合適的人選,眼前這個飄搖不定又玩世不恭的男人,竟讓他想一探所以。

經過多方詢問,他終於找到了這個叫「秦昊」的演員,本子遞上去之後,兩人一拍即合,於是,秦昊與19歲的高圓圓合作了電影《青紅》。

劇中,痞裡痞氣的小鎮青年李軍,為了追求自己喜歡的女孩,在迪吧裡跳了一段迪斯可,動作表情性感至極,渾身上下散發著迷人的荷爾蒙。

為了這段戲,秦昊還特地去學習了80年代的迪斯可,想到小時候老舅摸著炕搖頭晃腦的樣子,自己就編排了這一段。

而這齣動作戲更是成為全劇經典,甚至被法國媒體評價為,可以與《低俗小說》中著名的剪刀舞片段媲美。

憑藉《青紅》這部電影,秦昊應邀參加了戛納電影節,這是他第一次走上國際紅毯。為了不丟臉,他還特地向老同學章子怡請教,章子怡還大方送了他一身走紅毯的行頭。

這次的戛納之行,秦昊被徹底震撼到了,他不知道世界上竟會有這樣一個尊重電影,尊重演員的地方,他為這種尊重感到著迷。

「我骨子裡面有一種不服輸的倔勁,往難聽說,那可能是潛伏的一種虛榮心,但我覺得,虛榮心這種東西對我來說,有被破壞過」秦昊激動地說到。

自此之後,秦昊決定只拍能上戛納的電影,只做他心中的那種演員。

2008年,他又遇到了正被禁拍電影的導演婁燁,一個同樣特立獨行的人,婁燁用DV偷偷地拍出了《春風沉醉的夜晚》。

未能抵擋好劇本的誘惑,秦昊冒著有可能結束演藝生涯的風險,與婁燁聯手在懸崖上跳舞,而這部講述同性戀題材的電影,又將秦昊送上了戛納紅毯,並獲得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此時,秦昊成為了婁燁的御用男主角,走上了文藝片之路。

2010年,電影《日照重慶》中,秦昊飾演一位夜店舞者「昊子」。

2012年,故事片《浮城謎事》裡,秦昊將斯文敗類「喬永照」演得入木三分,這個遊離在小四小五之間的渣男,竟十分討女生喜歡,甚至被粉絲稱為「性感垃圾」。

在之後,電影《闖入者》與《推拿》更是屢屢創下文藝片口碑之最,11年裡,秦昊4次入圍戛納,2次入圍柏林,1次入圍威尼斯,是業內當之無愧的「無冕之王」。

然而,作品也有了,紅毯也走了,口碑也得了,可他還是那個不知道是誰的演員。

「我堅持了這麼多年,我所得到的,我所看到的,我覺得能夠讓我堅持下去的東西越來越少,越來越沒有。」

在熱鬧的狂歡夜,秦昊還是那個被遺忘的失敗者。

四、光腳走下神壇

32歲的秦昊,堅持拍攝了6年文藝片,然而,他卻發現自己根本養不活自己,還要依靠家裡的支持,勉強度日。

對於這樣小眾的文藝電影,雖然可以吆喝拿獎,卻沒有觀眾和市場,演員收入更是十分微薄。

面對生存的考驗,他選擇簽約「經紀教母」王京花,成為旗下藝人。王京花知道秦昊早晚有天會紅,所以並不急著從他身上賺錢,而是幫他拉來各種劇本,增加他的曝光度。

剛簽約一年,秦昊就連著拍了6部片子,賺了很多錢,可沒有一部讓自己滿意的好作品,連他自己都懶得看。

「什麼時候我知道必須要停止了?竟有人來找我演省委書記的時候。」秦昊說,這次,他結束了與王京花的合作。

2017年,默默等待了17年,他終於得到了大導陳凱歌的垂青,在電影《妖貓傳》裡,飾演金吾衛陳雲樵。

作為妖貓案的頭號線索人物,秦昊飾演的陳雲樵性格層次非常豐富,時而乖張戾氣,時而油膩放肆,每一幀鏡頭下都是表演之大成。

與陳凱歌的第一次合作,秦昊直言是一種享受,每天都十分過癮。

《妖貓傳》片場,韓三平到處在找穿著紅袍的秦昊,他迫不及待地把網劇《無證之罪》的本子遞給了秦昊,請求他一定要看完。

下了夜戲回到酒店,拖著一身疲憊的秦昊,才想起來劇本的事情,於是隨意翻開看看,沒想到這一瞅,竟陷進去了,直到第二天天亮,甚至不自覺地開始構思人物的表現方式。

然而,他卻十分糾結,既不想放棄這麼好的劇本,也擔心電影演員去拍網劇,這種二次降維,會影響自己的職業生涯。

於是,他將這種困惑發了朋友圈,好友周迅留言到:去拍啊,我就在拍《如懿傳》,現在哪有什麼好電影劇本,送到手裡的一個比一個傻,怎麼演啊!

在周迅的鼓勵下,秦昊如有神助,不再擰巴糾結了,他接下了《無證之罪》,此劇一經播出,獲得了豆瓣8.1分高評,更是成為年度熱劇。

自此之後,秦昊不再縮在自己的殼裡,他將自己全部放開,接納一切好的作品,不論形式如何。

「我覺得在表演上我走出了某種狹隘……現在給我扔哪兒我都能生長了。」

再之後,《風中有朵雨做的雲》、《沙海》、《你好,之華》等接連幾部作品,秦昊都做到了超高質量和口碑。

2020年,家庭懸疑網絡劇《隱秘的角落》,秦昊飾演的斯文sha手張東昇,一個在夾縫中變形的壞人,被他詮釋得淋漓盡致,甚至一度與《不要和陌生人說話》中的家暴男馮遠征,一同被視為全國人民的陰影。

這部劇之後,秦昊徹底走紅,而他的「爬山梗」,更是火出了圈,這年他42歲。

從糊咖到中年頂流,秦昊走了20年,面對這一切,他卻十分坦然,並且非常感恩自己還能有戲拍。

這次,他說自己自由了,因為再不會有一部電影,可以用錢砸動自己了。

五、剛好的年紀遇到最好的你

「我很幸運可以娶到她,真的,她讓我的世界大了很多」,面對愛人伊能靜,秦昊動情地說。

生活中,秦昊是一個非常自我的人,他很少關注娛樂圈的八卦緋聞,似乎永遠活在邊緣世界裡。

而伊能靜卻是一個經歷豐富的女人,當值花季就已在圈內打拼,受夠了人情冷暖,看慣了名利高低,如今的她清醒又自知。

2013年,一場時尚活動現場,伊能靜被媒體的長槍短炮堵在紅毯上,儘管已經非常疲憊,卻還是硬擠出笑容應對,想要離開卻無法動彈。

躲在牆角邊抽煙的秦昊,目睹了這一切,看著似受驚小鹿的女人無助弱小的樣子,竟生出一股英雄氣概。

他滅了煙,衝進人群,擋住鏡頭,說到「感謝大家,今天的採訪結束了」,拉著伊能靜就往外跑。

解救之後,秦昊才發現自己仗義出手的竟是兒時偶像,激動之餘,兩人歡快地聊了起來,電影、音樂、話劇......無所不談。

「小靜,能留個聯繫方式嗎?」秦昊大膽地試探,此時有種滾燙的曖昧感,鑽進了兩人的心裡。

這個「擁有暖男的心,卻長著流氓的臉」的男人,撥動了她冰封5年的心,她既興奮又害怕,相差10歲的年齡,以及抹不去的沉痛過往,都是橫在他們之間的坎。

45歲的伊能靜,早已過了不顧一切的年紀,她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於是,她把所有的過去向秦昊坦白,並拒絕了他,掛掉電話的那一刻,她痛哭了一場。

沒想到秦昊第二天還是約了伊能靜吃飯,席間,他緩緩地說到:「我談過很多次戀愛,有年紀小的,有看起來合適的,但最後都不行,我也知道我想要什麼樣的女人。」

相處的第二個月,秦昊就把伊能靜帶回了瀋陽老家,和父母見面。從第一面起,母親就十分喜歡伊能靜,拉著她的手說,把兒子交給她很放心,希望他們互相信任,好好過日子。

2014年,秦昊向伊能靜浪漫求婚,並且深情承諾:「我們結婚之後,絕對不會有小三,有小三我就解決了我自己。」

站在花海裡的伊能靜,笑著笑著就哭了,甜蜜幸福的樣子令人羨慕不已。

2015年3月22日,兩人在普吉島舉辦了盛大的婚禮。

婚後,伊能靜成為一個幸福的小嬌妻,丈夫寵愛,婆家疼愛,婆婆更是把她當女兒一樣看待,事事站在她的立場,護著她、順著她。

這個曾被家庭和感情傷得體無完膚的女人,第一次感到家的溫暖,也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棲息地。

「我很愛秦先生,我希望他有個孩子」,為了讓秦昊擁有自己的孩子,她嘗試了各種方式造人,終於47歲的她,又一次做上了母親。

懷孕期間,秦昊正在組裡拍戲,伊能靜只能在洛杉磯獨自待產,高齡加上妊娠反應,她受盡了痛苦。

在最無助的時候,章子怡給伊能靜送去了許多幫助,她在美國開工時,經常發語音關心伊能靜的身體狀況,並且給了很多的建議,還讓自己的阿姨親自過去燉湯照顧,幫忙找醫院生產,這讓伊能靜十分感動。

女兒「小米粒」的出生,讓鋼鐵直男秦昊柔軟了許多,他甚至為孩子戒掉了20多年的煙癮,他也開始改變自己,變得不再偏執和自我,更多地擁抱這個世界。

如今,他靜靜地享受著為人夫為人父,照顧女兒、疼愛妻子、孝順父母,默默為他們扛起一片天。

對現在的他來說,不惑之年已然是最好的年紀,他終於不再演了,他只是在樸素地生活。

同在一片蓝天下,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却各不同。漫漫人生路,有苦也有乐、有悲也有喜。平凡生活總要有點料才會對味。持續關注吧,一定不會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