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根棍子相伴一生!爺爺雙目失明,忍痛要妻子改嫁,妻:「我做你的眼睛」,不離不棄牽他33年,網:相濡以沫是老伴!

新鮮有立場,點評有鋒芒,每日插播娛樂八卦,我是古月,歡迎關注,給你非一般的娛樂體驗!

 

這一生我們會與許多人因緣際會,父母師長教導我們如何為人處世,兄弟姐妹,同學,青梅竹馬的玩伴陪伴我們快樂成長,可這些人對我們再好,終將隨著時光的流轉,離我們越來越遠,而留在我們身邊的只有子孫與伴侶。

子孫長大後有了各自的家庭,事業,無法常年陪伴我們左右,也只有從年輕時一路牽手走過來的夫妻會永遠與我們朝夕廝守,且越老越相互攙扶,愛護著彼此的生命。

這對農村夫婦的故事,讓我們感受到了「什麼叫真愛」?什麼叫為愛堅守、什麼叫相濡以沫、什麼叫攜子之手白頭到老。

老公雙眼看不見了,老婆不離不棄,用一根竹竿牽著老公的手,一起走了33年。從屋前屋後,在山間小道,在熱鬧大街,他們只要出現在人們的視線中,33年來從沒改變,33年都是同一種姿勢。

老公叫黃福能,老婆叫韋桂義,他們結婚前並沒認識多久,他們結婚後,一起生活了55年,直到現在。結婚時,黃福能25歲,韋桂義21歲,他們沒有什麼文化,一輩子沒有離開過農村。

但他們對愛的理解,對愛的詮釋,對愛的感受,要比很多學識份子更深更透更濃鬱。

1985年,黃福能得了一場病,原本明亮的眼睛,變得什麼都看不見,清晰的世界成了腦子裡的記憶。從那之後,他的世界很黑很暗,沒有光明。他對妻子說:「我現在廢人一個。你離開吧,嫁給別人...」

韋桂義盯著黃福能,說了一句很簡單的話:「我管你一輩子!」從那天起,韋桂義用一根竹竿牽著黃福能,她到哪裡、黃福能就到哪裡,出門上街、探望親屬、找朋友,兩個人都身影不離。

有人多次跟韋桂義說:「算了,別守在他身邊了,你可以嫁一個更好的人家,嫁一個健康的男人。」韋桂義不回答,沒必要,「我就是黃福能一輩子的妻子,有他就有我,有我就有他。」久而久之,其他人也不再說什麼了。

他們沒有孩子,他們並不富裕,但他們過得很幸福、很甜蜜、很恩愛。他們晨昏相依,朝暮相守,日夜相伴。他們挺立的身軀,隨著歲月的老去,一點點彎了下來,容貌一點點變老

但是,那根表皮被磨光的竹竿,依然還在韋桂義的手中,成為他們生命中最為鮮活的符號,最為強大的力量。

這個世上,能陪伴我們最後的還是老伴,因為孩子們都有工作,家庭孩子,他們很忙,沒有那麼多時間陪伴我們,伴侶從年青到年老,一路走來,相知相惜,所以,愛老伴就是愛自己。讓我們一路相扶相攜,伴隨左右,直到永遠。

什麼叫做老來伴,能陪你走到最後一路不離不棄相濡以沐的是老伴,妻子是丈夫生命中的最後一個觀眾,丈夫是妻子人生中的最後一張存摺,夕陽西下,是每個人的生命中多麼重要的一環,珍惜生命,珍惜一路同甘共苦的陪伴。

同在一片蓝天下,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却各不同。漫漫人生路,有苦也有乐、有悲也有喜。平凡生活總要有點料才會對味。持續關注吧,一定不會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