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敢在盛紘面前收拾林小娘」的海氏,才是宅鬥高手

古月 14/01/2022 08:38 檢舉

 

關于盛長柏和海氏的婚姻,原著中這樣寫道:

其實一開始,海家並不看好長柏,覺得盛家家世單薄了些,但盛老太太十分有信心。那海家小姐是幾年前孔麽麽與老太太說的,德容言功都是不差的,虧就虧在他們海家男人都不納妾,便養的女兒也都容不下妾室,海門女這才難嫁的。不過盛長柏不怕這個,這些年統共就一個通房。

海家父母定是看上了長柏的人品和才華,所謂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心儀,這門婚事便這麼成了。

老太太曾經在明蘭跟前這樣評價海氏: 多與你二嫂嫂學學,這偌大的宅院裡,就屬她生的一副七竅玲瓏心。

能被老太太讚賞的女人,定不一般。

關于海氏的長相,原著中這樣寫道:

待海氏微微抬頭時,明蘭細細看她,只見她容長面孔,細長眉眼,不如華蘭嬌豔,也不如允兒漂亮,不過勝在一身高華氣度,用文縐縐的說法就是「腹中有書氣自華」。王氏對這位兒媳的長相並不是很滿意,她覺得自己的兒子這般品貌,即便不配個月裡嫦娥,也起碼得是王嬙西施之流。

古代官宦人家的男人三妻四妾是常事,對于這種相貌平平的正妻而言,丈夫在外招通房納妾室的機率是很大的,畢竟「秀色才可餐」嘛。

可海氏和長柏結婚多年,長柏身邊卻只有一個通房,還是自己當公子哥時的「羊毫」。這期間,除了長柏對于男女之事的自律和當初答應妻子不納妾的承諾外,更重要的是,海氏的「手段」。

明蘭曾在海氏房間聊天逗悶子時,羊毫端著水果進來伺候,當明蘭目送著羊毫出去時,幽幽地問了海氏一句:她......不出去嗎?

關于通房的命運,原著中這樣寫道:

像羊毫這種被主人家收用了卻沒有名分的女孩,未來其實很可憐。她們最好的結局就是抬了姨娘,在正房生育之後,如果男人恩寵還在,還能生個孩子,若是主人家夫妻和睦,她從此就成了擺設,慢慢熬自己的青春。如果女主人容不下,便遣出去,或放了,或配人。

但是又能配到什麼好人呢?不過是府裡的下人,市井裡的渾蟲,山野裡的樵夫,但凡有能力討得起婆姨的男人,誰會要一個破了身子的女人。

然而羊毫的命運,被海氏一手改寫了,她沒有被遣出去,也沒有抬成姨娘,而是一直都在做一個沒有名分的通房。

面對明蘭的疑問,海氏說到:我們這般人家,你哥哥身邊沒個人也不好,沒得叫旁人說海家女兒善妒了。前陣子還有人在酒席上要送你哥哥妾呢,好在有個她,那你哥哥也拒得出去。羊毫這丫頭人老實也懂規矩,留下就留下吧。

說到底,羊毫就是一個擺設,對外,可替長柏抵擋那些鶯鶯燕燕上門,還能幫海氏擺脫善妒的名聲,對內也不是海氏的對手,不會威脅到海氏和長柏的夫妻感情,這麼合適的妾室通房,幹嘛不留著?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羊毫除了老實,姿色也是平平,長柏一個月去不了她屋裡一次。對于女人而言,沒有人願意和旁人分享自己的丈夫,人人都想一生一世一雙人的過活,這個道理,亙古不變。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男人十有八九都是好色的」,所以,海氏在剛進門沒多久,就打發了長柏身邊伺候的丫頭,鼠須和豬毫,這兩個都是略有姿色的。

即使長柏沒有那個心思,海氏還是選擇了先下手為強。這讓我想到了盛老太太跟明蘭說的婚姻經: 你的丈夫,是你一輩子的靠山,即便他沒那個心思,你也得把他看住了,莫叫旁人得了嫌隙。

王氏當初就是把心思全放在了管家拿權上,沒看住盛紘,這才讓林小娘有機可趁。婆婆的往事,多少對海氏有些前車之鑒的警醒。

對付林小娘

墨蘭眼紅明蘭和梁晗的母親吳大娘子走得近,便心生妒忌,大鬧暮倉齋,對明蘭非打即罵,並將明蘭的臉打傷。原著中,替明蘭主持公道的不是老太太,而是海氏。

聽聞墨蘭打了明蘭,第一個趕來的就是大娘子,一上來就要動家法,接著林小娘也趕了過來護犢子。

大娘子怎會是林小娘的對手,就在兩人相互撕扯時,海氏出現了。

關于海氏的出場,原著中這樣寫道:

「住手」,一聲清亮的女音響起,眾人俱是回頭,只見海氏站在院口,她用清冷威嚴的目光掃射了一遍眾人,並不置一詞,轉頭與劉昆家的說:太太身子不適,請劉媽媽先扶回去歇息吧。

她這位婆母若在場,鐵定壞事,海氏早早打發走得好。

接著派人將墨蘭壓回自己的房裡,讓丫鬟婆子仔細看著,怕林小娘背後做手腳,在墨蘭身上也弄出幾處傷來,這下明蘭的冤屈就沒辦法平反了。

盛紘剛到暮倉齋,林姨娘就撲倒在他腳下,正準備「訴苦」時, 海氏卻搶先說到:老爺是放下要緊公事才趕回來的,總得讓老爺先說吧。

林小娘淚眼婆娑地委屈道:大奶奶,難不成妾身連話都說不成了?總不能瞧著四姑娘受委屈,也無人說一句吧。

海氏早就料到林小娘這鬼把戲,眉眼和善地說: 今日請了大夥來,就是想讓大夥在老爺跟前說個明白。都是一家人,骨肉至親的情義,有什麼說不明白的。若有過錯,老爺自有處置,若有誤會,咱們說清楚了,依舊和和氣氣好不好?

沒等林小娘叫冤,海氏已經把她的話輕描淡寫地全部懟了回去。

明明是墨蘭心狠手辣,殘害明蘭,可林小娘多會顛倒黑白呀,眼看著盛紘要處罰墨蘭時,林小娘便哭著說:墨兒這麼做也是事出有因的,老爺何不問問為什麼?我平日裡出不去,兒女婚嫁的事兒,全憑大娘子打點,人家挑兒媳婦兒,七分靠說的,三分才是相看的,若太太多替四姑娘美言幾句,也不會有今日之事。

林小娘哭得梨花帶雨,黑白顛倒的也是有幾分道理,眼看著盛紘動搖了,海氏即刻向盛紘福 了福,說到: 照姨娘這麼說,姐妹間但凡有個不平,四姑娘就可以隨意打罵妹妹,砸毀物件,忤逆嫡母了嗎?再說了姨娘,您摸著良心說說,自打來了京城後,太太每每出門,哪回不帶著四妹妹,反倒是六妹妹沒跟去過幾回。況且男婚女嫁之事,哪裡有女方家上趕著去求?您叫太太如何幫著四妹妹吆喝?

海氏在盛紘面前說這些話的時候,沒有任何情緒色彩,聲調平平,卻字字珠璣,有時眉眼間還略帶著幾分和善。

這讓我想起了老太太說給明蘭的婚姻經: 女兒家得厲害在心裡頭,厲害在面上那是要吃虧的,不但教人詆毀,還不見得頂事。那越是厲害的,越是臉上看不出來。

海氏本以為,點到為止即可,林小娘也算是聰明人,可誰知,林小娘的戰鬥力遠不止于此。林小娘一副做小伏低的樣子,跪在盛紘,狠狠地瞪了海氏一眼說:大奶奶好大的口氣,便是肉不疼在你身上,不是你去嫁那些個窮秀才舉人。

早在幾個月前,眼看墨蘭就要及笄了,盛紘給墨蘭相中了一個舉人,林姨娘卻嫌不夠富裕,她的擇婿標準是大戶人家。

語音一落,可算是被海氏逮住了把柄,海氏微微歎氣: 如今朝堂上的哪位大員不是秀才舉人來的?有誰一開始便是閣老首輔的?便是父親,也是考了科舉,兩榜進士,然後克勤盡勉,累積資歷,造福地方百姓,漸成國之棟樑。姨娘何必瞧不起秀才舉人呢?

這一番話說下來,既拍了盛紘的馬屁,也將林小娘的嘴臉揭發在眾人面前,正所謂一箭雙雕。而且還引得盛紘深思:如果當時自己只是一個秀才,林小娘是否會跟著他?

一番話說下來,盛紘越發的信任這位兒媳斷案的本事,借著機會,海氏恭敬地說道: 爹爹,梁府未必非得與我們府結親,若四妹妹再鬧,怕是連六妹妹的事也攪黃了,還有最要緊的....您知道的,新皇登基,最忌諱的就是嫡庶不分呀。

海氏這句話,將盛紘的心理揣摩的清清楚楚,如果梁府真看上明蘭,與伯爵府攀上親,對盛家是天大的好事,對他的仕途也是好的;再者,墨蘭只不過是個庶女,林小娘只不過是個妾,卻敢肆無忌憚地駁大娘子的面子,傳出去,怕是會影響自己的官聲。

就像明蘭所說,只有最核心的利益才能打動盛紘,那便是盛家的家業和盛紘自己的前途。海氏如此聰慧,又怎會看不出來呢。

海氏為何敢在盛紘面前收拾林小娘?要知道,林小娘可是盛紘的心頭肉。

其一,海氏有娘家可依,光是陪嫁過來的十裡紅妝,就夠海氏過好幾輩子了,吃穿用度皆不靠夫家,自然腰杆挺得直。

其二,海氏在理。女兒家持家過日子,最怕的就是糊塗,一定要知理明事。對于林小娘和墨蘭此舉, 大娘子全都是憑著性子來,張口閉口就是賤人庶女的,很難服眾。但是海氏是在動腦處理事情,從頭到尾都是就事論事,不帶半點感情色彩,即便有感情色彩,也隱藏在自己語言的藝術裡了。

其三,海氏和明蘭一樣,把盛紘的心思琢磨得很透徹。她知道盛紘寵林姨娘,但是一旦林姨娘所做之事危及盛府的名聲,盛紘是斷不能答應的。這就叫,運籌帷幄,不打無準備的仗。

所謂婆媳關係,說到底就是丈夫和婆婆的關係。

各花入各眼,雖然王氏沒怎麼看上海氏,但是長柏卻很疼這位媳婦兒,幫著自己的媳婦兒「對付」自己的親娘。

長柏和海氏剛結婚那陣兒,王氏想擺擺婆母的架子,有時候沒事兒找茬說幾句,海氏也誠心的受下了,還一臉感激的謝過王氏指點。表情之真誠,態度之柔順,王氏愣是找不出一點破綻。

連林小娘都能收拾的人,大娘子于她而言,還不是小菜一碟。

海氏自己本是一個有手腕兒的人,再加上長柏的助力,那日子過的,很舒坦。剛結婚不久,長柏就給海氏支招,怎麼對付自己的親娘。

他告訴海氏: 你就恭恭敬敬地服侍我母親,從早上睜開眼睛到晚上我爹爹回府,一直跟在我母親身邊伺候,我母親吃飯你就布菜,我母親喝茶,你就先試冷熱,我母親洗手你就端水盆,且始終要面帶微笑,絲毫沒有勞苦疲乏之意。這樣不出一個月,你就可以徹底解放了。

長柏之所以讓海氏這麼做,就是為了讓自己的母親臉紅,畢竟王氏當初嫁進盛府,對老太太也沒這般孝順,請安也是三兩日去一次,也從沒在老太太身邊伺候過一天。自己都沒做好榜樣,又怎好意思享受兒媳這般伺候。

果不然,沒過多久,王氏就知道厲害了,幾天福氣受下來,盛紘便忍不住酸了幾句,雖沒直說,但意思是,當年你伺候我老娘是如何如何的,如今自己當婆婆受媳婦伺候倒心安理得了。不止盛紘如此,連府裡上了年紀的丫鬟婆子也忍不住暗暗譏諷幾句。瘋言瘋語多了,王氏自然就免了海氏「上門伺候」這一項任務。

女兒家這輩子,要想過得好,不過是一命二運三本事,占其兩樣,便能順遂一生。而這三樣,海氏全部占了。

一命:出生在高門顯貴之家,有著嫡出的身份,既尊貴又體面,這一項,就不知道身後甩了多少人。

二運:嫁給了一個上進又疼她的夫君,避免了很多婆媳矛盾。

三本事:自己本就有著一副七竅玲瓏心,知理明事,處理家宅事物,也是頗有手段的。

俗話說,女孩子若生在好人家那是天生的加持,可後天要過的好,全憑自己的本事,海氏樣樣占盡,這樣的女人還怕以後的日子會不好?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www.17doingb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