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華蘭報復婆婆給公爹納妾,徹底撕開了攀高枝的隱痛

古月 21/01/2022 08:32 檢舉

 

雖然忠勤伯爵府只不過是一個落寞的有爵之家,可華蘭嫁過去也是費了姥姥勁兒,畢竟彼時的盛紘還只是一個六品小官,所以,華蘭的婚姻屬于「攀高枝」。

低門高嫁,再遇到一個惡婆婆,華蘭的日子過得真是如履薄冰。

原著中,盛老太太曾經對待出嫁的明蘭說:

天下哪有不麻煩的婆婆,不過這事得瞧夫婿。你大姐夫就沒柏哥明白,叫你大姐姐吃了不少苦。好在華兒忍了這許多年,水滴石穿,你大姐夫才漸漸轉過彎來,如今才肯處處幫著自己媳婦。

華蘭結婚10年,才換來袁文紹和自己一條心,這期間,又豈是靠一個「忍」字,就能過來的,內有愚孝的丈夫,外有惡毒的婆婆,沒有一點盤算,怎麼在這大宅院裡生活,又怎麼能把丈夫的心拉攏過來。

盛老太太曾經在華蘭出閣前,多有提點地說: 這女人呀,過日子一定要用腦子,不能稀裡糊塗地叫人欺負,也不能全憑心意地鬧脾氣、置氣、賭氣。

大娘子一輩子都沒學會這個本事,而華蘭可比她親媽強多了。

袁文紹母親的心早就偏到了肚子裡,因大兒子娶了自己的外甥女,便處處向著大兒子一家,冷落二兒子袁文紹一家,不僅如此,她還常常惦記華蘭結婚時帶過去的嫁妝,隔三差五的尋一些由頭,就要搜刮一點。

新婚沒幾年,華蘭嫁妝裡的銀子,就被這位惡婆婆理直氣壯地搜羅乾淨了。俗話說,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既然用了華蘭的銀子,那就多少對華蘭好些,可這位婆婆偏不是個正常人,用了華蘭的銀錢,還處處刁難華蘭。

其實華蘭這位婆婆,不過是瞧著華蘭娘家如今走上坡路,華蘭既得公爹喜歡,現下袁文紹也開始向著華蘭,心裡多有不爽。

正如東野圭吾所說: 人性最大的惡,是見不得別人好。

一開始,面對婆婆的刁難,華蘭只是一味忍耐,本想著賒些銀錢能保自己和孩子平安便好,可到頭來,銀子賒了不少,卻也沒換來安穩生活,婆婆反而得寸進尺。

眼看著搜刮完了華蘭的銀錢,婆婆又惦記上了華蘭嫁妝裡的一處幾百頃的上好莊子,華蘭心想,既然委屈不能求得一個「全」字,那就開始反擊。 畢竟,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華蘭將此事告到了公爹袁老伯爺那裡,一個堂堂的有爵之家,竟然惦記上了兒媳的嫁妝,還花了兒媳不少嫁妝,這樣的事情,如果傳出去,是要被京城裡的顯貴笑掉大牙的,在袁老伯爺眼裡,袁夫人這種行為就是極其齷齪且有辱家門的,隨即便賞了袁夫人一巴掌,並呵斥: 母親曾當著大姐和你我的面說過,袁氏能起復爵位著實不易,再不可有任何紕漏,若你朽木難雕,累及家門,盡可將你休出門去。

婆婆被罰的那幾日,華蘭沒有絲毫的喜悅之色,反而表現得分外可憐,身上穿著的都是幾年前的舊衣服。

當袁文紹看著華蘭如今陳舊的穿著,想起華蘭剛嫁過來時滿箱子的新衣裳和綾羅綢緞時,心裡一陣內疚,他心裡明白,自己的母親搜刮了華蘭不少嫁妝,才導致華蘭的日子捉襟見肘,連件新衣服都捨不得添置。

華蘭察覺到袁文紹愧疚的神態時,並沒有上前安慰,也沒有上前指責,而是梨花帶雨的哭訴: 我只想問一句,這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我陪嫁過來的銀子早沒了,箱子裡的好料子、好物件,也都叫母親搜刮去了,如今她竟然要搶我的莊子,到底想怎樣?

看著袁文紹越來越內疚的神態,華蘭索性趁熱打鐵,將孩子也搬了出來。

華蘭哭訴: 若只有我一人,吃糠咽菜我也能跟你過下去,可是孩子還小,他們怎麼辦。上回我娘來看著我身上的舊衣服起了疑心,我哄她說孕婦穿舊衣裳舒坦,可孩子身上的衣裳騙不了人,回頭我娘就送了兩匹大紅織錦來。外祖母送東西給外祖孫還好說,若再有些旁的,豈不是打袁家的臉。

說到袁家臉面問題,袁文紹立刻警惕起來,連忙說:以後別事事順著母親,她若找你事兒,你便告訴我,我替你撐腰。

其實,高門顯貴人家最看重的就是臉面,什麼宅裡內鬥,婆媳矛盾,男人根本不會太放在心上,但是,事情一旦牽扯到家族的臉面和前程,他們就猶如被訓練的警犬,立刻打起十分精神,畢竟,這才是他們的核心利益。

而華蘭,也是在大宅院裡長大的女子,深諳這一點。

在華蘭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善誘下,袁文紹終于開始對她的母親示威,當晚便將母親塞到他房裡的通房妾室,全部發賣了出去。

初戰告捷,華蘭算是扳回一城。再戰,又會是什麼結果?

華蘭本以為,公爹的恐嚇,多少能讓婆婆安分些日子,可誰知,沒過多久,婆婆便又開始尋釁挑事。

平時沒事找事也就算了,可偏偏在華蘭懷有身孕的時候,故意捉弄華蘭。而這次,明蘭挺身而出,給華蘭獻計。

華蘭懷第三胎的時候,婆婆裝病,請了一位道士,故意說,只有把實哥養在自己屋裡,這病才能早日痊癒。

這麼大一個帽子扣下來,若是華蘭和袁文紹不從,那便是「不孝」,這罪名可就大了。況且袁文紹本就有愚孝的「病根子」的,華蘭沒辦法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兒子被惡婆婆搶走了。

自從實哥離開華蘭那天起,華蘭便吃不下、睡不好,生怕婆婆虐待兒子,夜裡睡覺都會被噩夢驚醒,長此以往,日漸消瘦,肚子裡的胎兒也不大健康。

一次,華蘭的婆婆留實哥一個人在屋子裡,孩子不小心打翻了熏爐,炭火零星地落在了實哥的身上,莊姐聽聞弟弟的哭聲,趕緊將弟弟身上的炭火撥到一邊,手上被燙的到處是泡。

明蘭得知此事,抱著莊姐,眼淚吧嗒吧嗒地落了下來,說:好孩子,你能替母親分憂,能救護弟弟,是個頂好的女兒,頂好的姐姐,六姨母很是為你高興。 你不要怕欺辱困難,你是袁家的嫡長女,盛家的長外孫女,看哪個敢欺負你!

說完這番話,明蘭便決定,要替華蘭做主,替自己的外甥女做主,不能再讓她們母女被那惡婆婆欺負了。

華蘭雖然聰明伶俐,辦事說話拎得清,雖說也是在大宅院裡長起來的,可到底是盛家的嫡長女,有尊貴有體面,有老太太疼愛,有大娘子庇佑,宅裡內鬥的事兒,雖然見過不少,但沒親身經歷過,理論若沒有實踐支撐,到底是和現實脫節的。

可明蘭不同,她自小就是在夾縫中生存的,再加上長大後,時不時地要和墨蘭乃至林棲閣鬥智鬥勇,所以,宅裡內鬥的手段,明蘭多少是有實戰經驗的。

明蘭湊到華蘭耳邊說:也不是沒有法子,不過就是有點「餿」。

華蘭一聽有辦法治婆婆,兩眼發亮,抓著明蘭說:快說,快說。

明蘭想到的招數,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既然婆婆能給兒子屋裡塞妾室通房,那麼我們就找一個婆婆的長輩,給公公送一個妾室,而且是美豔的妾室,聽華蘭話的妾室,能生育的妾室。

明蘭為什麼能想到這裡?

其一,袁老伯爺不可能真休了袁夫人,畢竟袁夫人給袁家生兒育女,有功勞,如果休了,袁家名聲也好;袁文紹也不可能休了華蘭,畢竟盛家現在的權勢也是響噹噹的,況且袁文紹也捨不得華蘭。

也就是說,華蘭和袁夫人都不會離開忠勤伯府,還是要繼續做婆媳的。

其二,既然還是要做婆媳,又不想受婆婆掣肘,那就想辦法掣肘婆婆。給老伯爺找一個妾室,讓婆婆把注意力轉移到自己男人身上,女人天生嫉妒心重。

其三,哪有不貪戀美色的男人,老伯爺也不例外。

聽了明蘭的「餿主意」,華蘭思忖再三,覺得可行。在明蘭的指點下,華蘭去找了壽山伯老夫人,也就是袁文紹的姑姑,老伯爺的姐姐,華蘭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與姑姑說了一遍。

壽山伯老夫人,心裡很清楚這位弟媳德不配位,如果不出面掣肘這位弟媳,將來娘家可要敗落的。同時她也清楚袁家現下只有袁文紹是個上進的孩子,以後還是要靠袁文紹撐起家門的,有個得力的娘家,于女人而言,終歸是個靠山,所以壽山伯老夫人二話不說地答應了華蘭的請求。

壽山伯老夫人以長姐的身份,以袁夫人體弱多病無法正常照顧自己弟弟為由,名正言順地給老伯爺納了一位美豔豔的妾室。

這下,將袁夫人氣得跳腳,再也沒有閒時間到處挑華蘭的事兒。

而這位張姨娘,也是華蘭和壽山伯老夫人精挑細選的。家境貧寒,卻也曾讀過書,沒有什麼壞心思,但心眼和手腕也是有的,對付貪婪愚昧的袁夫人綽綽有餘。最重要的是,張姨娘心裡清楚,華蘭才是她的靠山,畢竟以後袁家還是要靠袁文紹的。

這就叫多行不義必自斃,試想,當你把一個人逼到懸崖邊上時,他會跳下去嗎?不,他會和你殊死搏鬥,那時候,你就會多一分喪命的危險。

所以,凡事不要做盡,留三分餘地于人,留些余德于己。

明蘭曾評價華蘭在婚姻裡的處境說: 一個「忍」字,就十分難得了,大姐姐多要強的一個人呀,能這樣動心忍性,實屬不易。

原著中,華蘭整整忍了十年,才守得雲開見月明,才喚回了丈夫與自己同一條心。可一個女人的一輩子,有幾個十年。

華蘭終于等來了袁文紹的清朗之心,袁文紹決定帶著華蘭和孩子們搬出去住,免得華蘭再受家裡這汙糟氣。

袁文紹看上了京郊外的一處莊子,可是還差一點錢,便將自己摯愛的寶馬賣了。袁文紹有多愛自己的那匹馬,原著中這樣寫道:

他愛惜得如生命一般,平日裡誰都不讓摸一下,這次硬是咬牙給賣了。

華蘭看在眼裡,感動在心裡,這下看來,袁文紹是真的想通了,這世上,真正對他好的、能陪他到老的,只有身邊的妻子華蘭。

為了奔赴自己的新生活,華蘭也毫不吝嗇地將自己的許多金銀首飾換了銀錢,兩人一起在京郊外置辦了自己的小家。

以前,華蘭也不是真的買不起新衣服,沒有金銀首飾穿戴,只不過是為了提防自己的婆婆,再者就是為了在老公面前扮可憐,畢竟那時候的袁文紹還是個不堪重托的「愚孝男」,華蘭必須得多為自己和孩子打算。

而如今,袁文紹已然想通了,把心死死地拴在了華蘭和孩子身上,這下,華蘭才敢拿出自己的金銀財寶為小家付出。

正如老太太所說: 但瞧著姑爺如何?若姑爺是個沒心肝的,你就收攏銀錢多顧著些自己;若姑爺有良心又心疼你,你就一門心思為他著想,什麼也別吝嗇。

我有時候在想,一個女人用十年喚回一份真情,到底值不值得?

平湖泛舟是一程,烈馬青蔥也是一程,動心忍性是情,恩愛白頭也是情。而這一程又一程的「情事」不過是一種選擇。人生海海,生命數十載,按著自己的心意而活,只問歸處是否溫暖,不問來路還有多少坎坷。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www.17doingb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