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選初遇時,甄嬛、眉莊、安陵容各自的致命問題就已經暴露出來了

古月 20/04/2022 09:52 檢舉

秀女們進入殿選環節。

此處要特別說明一下,其實從殿選的各種細節就足以看出后宮這個名利場的運作規則了,最最典型的一個細節:皇帝和太后坐在高堂之上,太監介紹每一位秀女時,都是都明確的官職title的。選秀的本質就是一次權力和勢力的整合。

基于這樣一個大背景下,再去看甄嬛、沈眉莊、安陵容、夏冬春的語言和表現,就會發現她們各自性情的不同、行為動因的區別、以及各自的問題和局限。

對話內容詳析:

秀女們都準點入宮準備殿選了,安陵容姍姍來遲,惹來了主事姑姑的抱怨,說你怎麼遲到了,宮門一關,你這一年不就白來了。

安陵容連忙解釋:「我住得遠,一時又叫不上腳程快的馬車,所以延誤了,還請姑姑寬恕。」

這個姑姑上下打量著安陵容,一副嘖嘖的表情,心想穿著如此寒酸的確是住得遠些,也不值得為難啥,便說:「行,快進去吧。」

安陵容得到姑姑的放行,便熱絡地說起了好話:「今日托姑姑的福才沒有延誤,若碰上旁人哪還有這樣的福氣?」

安陵容這恭維話說得有些過了,她是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去討好這個姑姑的,說我的命運都是掌握在你手里的,你一松口放行,就是我莫大的福氣啊。

被安陵容恭維成這樣,這個姑姑自然開心,忍不住夸贊她一句:「嘴還挺甜的」。

安陵容主動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這并非是一種簡單的自卑,這對于安陵容來說,是一種生存話術和姿態套路。

尤其是結合她在殿選時的表現,就足以說明這點。

安陵容一開始是沒被皇帝看上的,當她聽到「撂牌子、賜花」這話時,是無奈和失落。

但她還是非常恭敬地說出了后面這句話:「安陵容辭謝皇上太后,愿皇上太后身體安泰,永享安樂。」

從后面很多劇情細節都能看出安陵容對禮儀這方面的了解并不甚多,她這時候講這種話絕非是要表達自己懂禮儀,而是趁機刷一下存在感,她的目的就是抓住任何一線希望都不放棄。

該如何理解安陵容這種心理呢?

打個比方哈,就拿大學聯考備考的時候,尤其是學文科的同學,老師都會教授一種做題得分技巧:

大學聯考的時候,如果碰到不會做的題,不要慌張,把你掌握的能跟這道題扯上關系的知識點都字跡工整地寫上去,哪怕答非所問,只要你字跡工整,閱卷老師雖然一看你不會做這題,但會給你適當的態度分。

安陵容就是這種應試思路。

果然,她此話一出,得到了監考人太后的好評:「旁人被撂了牌子都是一臉的不高興,你倒懂規矩。」

得到太后的關注后,安陵容說出了展示她奴顏婢膝的一句話:「陵容此生能有幸進宮,見到皇上太后一面,已是最大的福氣。」

這跟她和那個姑姑說話的套路是一樣的,就是無盡的壓低自己,捧高對方。這恰恰是安陵容能入選的真正原因,在權力面前,她是乖巧的,懂事的,好掌控的。

就在這時一只胡蝶落在安陵容頭上的那支海棠花上,皇帝便說:「鬢邊的秋海棠不俗,皇額娘,既然她都戴著花了,就別賜花了。」

于是,安陵容就入選了。

很多人看到這里,都會覺得太后滿意安陵容是覺得她懂事,皇帝是因為甄嬛給她頭上插的這朵秋海棠才改主意的,所以安陵容入選全憑甄嬛。

私以為,這朵秋海棠有很深的寓意,并非這麼簡單。

首先,這是對皇帝對安陵容態度的一種直觀反映,最初看到安陵容的時候,他是搖頭否定了的,但看到秋海棠就改主意了,可見安陵容只不過是滿足了他的一時情趣,并非是安陵容本身的特質吸引了他,這變相地為后面安陵容被皇帝當作玩物埋了伏筆;

其次,這支秋海棠是甄嬛給安陵容戴上的,這暗示了皇帝和甄嬛的審美和情趣的一致性,為兩人后面能生發出愛情這種東西做了鋪墊;

最后,這是對安陵容和甄嬛關系的提前預告,安陵容自己知道她入宮這事是憑借了甄嬛的光,所以她入宮后一直在做的事就是擺脫甄嬛對她的壓制,她想和甄嬛平起平坐,或者說她想變得和甄嬛一樣好。

當安陵容和夏冬春發生爭執,甄嬛善良地出面為她解圍后,安陵容對甄嬛說:「今日之恩,沒齒難忘。」

看后面的劇情就會知道安陵容忘的是有多快,其實這話仍舊是安陵容的話術和套路。

有一種人,因為他們沒有別的能力和價值,就只會在語言上為別人提供情緒價值。安陵容就是這種人。

所以,我職場中和生活中都盡量避免和安陵容這類人打交道,他們雖然嘴上說著恭維和尊重的話,但實際上做起事來,經常不管不顧,就像華妃說的那樣:「人前是笑臉,背后是刀子」。

寫完安陵容的對話部分,我們來看一下三姐妹初次相遇的對話。

事情的起因是,安陵容端著茶杯不小心灑在了夏冬春身上,惹怒了夏冬春,夏冬春的第一反應是:「你是哪家的秀女啊……」

這就是后宮名利場,一遇到事,先報家門。

安陵容自然知道自己家門不夠硬氣,她吞吞吐吐:「我……我叫安陵容,家父……家父是……」

這也能側面看出安陵容的心理素質不太行,遇到事,就容易慌。

看她這樣,夏冬春更加不依不饒:「難道你連自己父親的官職也說不出口嗎?」

安陵容只好小聲回答:「家父松陽縣丞安比槐。」

夏冬春看清家門勢力后,知道安陵容小門小戶出身,便開啟了她那種高高在上用權力碾壓別人的快感,她挖苦安陵容:「果然是窮鄉僻壤里出來的小門小戶。」

這時一旁有熱心的圍觀群眾給安陵容提醒:「你可知你得罪的是包衣左領家的小姐夏冬春?」

這話再次反映了后宮選秀的本質,不在乎秀女是誰,而是秀女的家族勢力和官職,大家都是按照這種權力和勢力等級來為人處事和社交的。

所以,接下來甄嬛前來給安陵容救場時對夏冬春說的這話就是暴露了甄嬛的問題。

甄嬛為安陵容解圍:「一件衣裳罷了,夏姐姐寬宏大量,不值得生氣。」

夏冬春便問:「你是誰?」

甄嬛自報家門:「家父是大理寺少卿甄遠道。」看到沒,這就是名利場的生存規則。

夏冬春一聽便開始露怯了,她嘀咕:「大理寺少卿,也不是什麼高官。」不是高官,但也好歹有影響力,不像安陵容那麼好欺負了。

甄嬛則追上一句: 「凡事不論官位高低,只論個理字。」

就是這句話,暴露了甄嬛很大的問題,這是她在后宮栽個大跟頭不得不離宮出走的根源性問題。

在后宮這種名利場,甄嬛想不論官位高低,講「理」,這是非常不現實的。皇帝的價值觀非常不近人情,但是不會栽跟頭,那是因為他有皇權的支撐,他并沒有偏離自己的位置。

而甄嬛想在后宮這種生殺予奪的名利場講理,就很不現實,因為她沒有皇帝那樣的權力和地位支撐。

我前面就寫過,眉莊敢和華妃那樣公開對峙,是出于無知和仇恨,而甄嬛那麼積極地斗倒華妃,也源于她這「不論官位大小,講一個理字」的理想主義價值觀,但是當她斗倒了華妃,皇后、太后和皇帝都是不跟她講理的,對她打壓和甄家勢力的瓦解就隨之而來。

甄嬛的政治謀略不是一開始就有的,她是回宮之后才把之前講理的天真價值觀摒棄掉的。

因為在弱肉強食的名利場上,只有弱者思維才會想要去講理,而強者就是干,不糾結,不解釋。回宮后的甄嬛就是悟到了這一點,她才能一路攻堅向前的。

除卻父親的官職,夏冬春對甄嬛的另外一個判斷是:「你自負美貌,以為必然入選,便可以指使我嗎?」

甄嬛則苦口婆心地勸說了夏冬春一番:

最后夏冬春被說得無言以對,只好悻悻地走掉,故作鎮定地給甄嬛留下一句「我會記住你的」。

真的是甄嬛那番話說動了夏冬春嗎?顯然不是的,是甄嬛父親的官職、甄嬛的美貌、以及甄嬛能說會道的口才,讓夏冬春意識到這個主,惹不起。

你看,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局限性。

眉莊和甄嬛的這句對話也把眉莊的致命局限體現的非常明顯。

皇帝和太后分別選中了甄嬛和眉莊之后,皇帝還特意下令對一旁失禮的秀女作了處置。

對皇帝這一行為,甄嬛get到的是:「可是皇上,孫妙青只是膽小而已,并不是大錯。」

這時的甄嬛,已經窺見了皇帝的不近人情,或者說她能感覺到皇帝這人不好處,很薄情。

但是眉莊卻絲毫沒有意識,她的反應是:「天子威重,孫妙青是太不穩重了。」

眉莊一直被父母教育著要做符合后宮需求的知書達理的淑女,導致她對皇帝的判斷僅停留于權力和服從層面,她壓抑自我,也很難把皇帝當個人去看,自然就意識不到皇帝的絕情。

眉莊真正意識到皇帝和皇權的絕情,那也是她進宮之后最痛的領悟了。

《甄嬛傳》雖然長達七十多集,但是一點都不啰嗦,第一集就信息量巨大,把主要角色和人物關系、人物特征等全都交代出來了。

而三姐妹團也從這時候初具雛形,三姐妹各人的優勢和致命局限也都交代出來了,為接下來三姐妹團的發展和紛爭做了前情預告。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www.17doingb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