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培盛有多好?三刷《甄嬛傳》之后,開始羨慕崔槿汐的福氣

古月 26/03/2022 09:52 檢舉

《甄嬛傳》里的兩大男主角,都讓人不太滿意。一個中央空調,一個渣出天際。

整部《甄嬛傳》看過來,蘇培盛與槿汐這對柏拉圖之戀,才是叫人不羨仙的鸞儔鳳侶。

蘇培盛,當得起這個「值得托付一生的好男人」的贊譽。

家累千金

筆者俗人一個,咱們先說這個影響愛情基礎的物質條件。

貧賤夫妻百事哀,這種影響上層結構建筑的物質基礎,在蘇培盛這里,不是問題。

跟著四郎多年,手里攢下的家底。不說珠圍翠繞,炊金饌玉。至少夫妻二人衣食無憂,不必擔心飲冰食檗。

兩口子過日子,就足夠了。

傲骨在身

作為一個入宮多年,以殘缺的身子,陪伴四郎多年的人。

面對無數朝臣與后妃明面上恭敬,背地里輕蔑的處境。蘇培盛,并沒有生出多少陰暗的心緒。

這一點,看他平時接人待物,就可以知道。人敬他一尺,他還人一丈。

也不曾因為他是四郎的貼身大秘書,或眼高于頂,或奴顏媚骨。

蘇培盛與崔槿汐,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這一點,他心里清楚。他曾心儀槿汐,也暗示過,沒有得到回應。

你若無情我便休,蘇培盛既沒有像舔狗一樣,巴巴的處處迎合槿汐。也不曾借助自己手里的權勢,逼迫對方分毫。

但凡,蘇培盛私下向皇后求賞,要了槿汐做對食去。試問皇后,如何會拒絕這個四郎身邊首席大秘書拋來的橄欖枝。

但是,我們并沒有看到《如懿傳》中王欽蓮心相似的一幕。

而這,就是蘇培盛的傲氣。他對槿汐的喜歡,更多發自肺腑,出自真心。

此后多年,這份喜歡仍然不顯山不露水。在后宮里,順手了,就照應一下。

而一旦離開,槿汐陪著甄嬛遠赴甘露寺時,他也并不會特意前去獻殷勤。

愿得一人心

蘇培盛的身邊,沒有槿汐的替代物,沒有菀菀類卿。

如果有,有小夏子這樣的大喇叭在身邊,一定是偷偷傳得后宮朋友圈皆知。

以蘇培盛的身份地位,想要什麼樣的嬌妻美妾沒有。但凡他要,前朝后宮多少人,不得眼巴巴地送上門。

但是他沒有,可見是個感情專一,有所為,有所不為的人。

蘇培盛對于槿汐,或許有過這樣的心思。他算準了以甄嬛的身份,一定吃不了甘露寺的苦。要回宮,少不了自己的牽橋搭線。

只要,槿汐愿意為了甄嬛,肯來找自己。

畢竟,他深知四郎的心思。惦記著甄嬛,卻又放不下面子。只要給個臺階下,肯定就屁顛屁顛地去了。

可是,他畢竟是四郎的大秘書,即使聞弦歌而知雅意,也不能擅自出手。

除非槿汐為了甄嬛求上門,蘇培盛才能作此安排。所以,他一直在等。

得到更珍惜

在府中看到槿汐時,蘇培盛是喜不自勝的。

這麼多年,你終于肯了。

不曾逼迫過槿汐的他,終于等到了對方主動投奔。蘇培盛是個人精,他怎麼不知道,槿汐是為了自家主子的前程而來。

槿汐求人在前,便拿出了求人的姿態。蹲下身子,討好似的伸手為蘇培盛捶起了腿。

而蘇培盛卻不讓她做這些事,一把拉起槿汐,讓她與自己平起平坐。

蘇培盛這里,沒有那種當日你看我不上,今日讓你高攀不起的「報復心理」。

這個男人,是真的大氣。

盡管對標四郎與甄嬛的身份,他的層級是要高出槿汐些許。

可他只是高高興興地,拿出了平日不輕易示人的御賜茶葉,用來招待槿汐。

在那個等級尊卑分明的年代,男尊女卑,無人可以逾越。盛寵如年世蘭,如甄嬛,在四郎的面前,既是妾室,也是臣子。

相較之下,多年跟隨四郎,耳濡目染的蘇培盛。他對崔槿汐的這份敬重,才更讓人感動。

為了自己與槿汐的未來,也因知曉胖橘的心意,順水推舟幫助了甄嬛。

寵妻狂魔

這個時候起,在蘇培盛的心里,就已經把槿汐,當成了自己的女人。

第一次去拜訪,便偷偷帶了一大包銀子,臨走時塞給槿汐。

雖然沒料到,她們在甘露寺會過得那麼辛苦。但還是未雨綢繆,帶去了最實用的銀子。

衣服首飾這些,是在了解她們確實短缺的情況后,再次安排人送了過去。

有些關系還在存續期間的情侶,也許都未必記得,自己對象最喜歡的時裝是哪一件。

而蘇培盛記得槿汐喜歡的花色,也偷偷給她送了新衣服。

之后,兩個人的關系被揭穿,蘇培盛在慎刑司受刑,也不愿連累槿汐。自己遍體鱗傷,卻只肯把所有問題,攬到一己之身。

其實,蘇培盛只要把所有罪責全推給槿汐,控訴是對方回宮后主動G引。自己就可以輕輕松松脫罪,回到四郎身邊,繼續做他的首席大秘書。

可是,他還是選擇了在這慎刑司里走一遭。這一遭,讓身心老了好幾歲。

作為成年人,我們都被教導過。不要輕易去考驗愛情與人性,這二者太脆弱,不堪一擊。

可是當考驗自己降臨的時候,這個身體殘缺的蘇培盛,卻讓我們看到了,一個偉岸男子的責任與擔當。

這件事,只能由他一人,以一廂情愿的罪名擔下。他,槿汐,甄嬛,才能險中求生機。

否則一旦惹得四郎懷疑,以為寵妃侍女勾結御前大總管。那麼甄嬛回宮前后的種種,便都會在四郎心中種下一顆別有用心的種子。最后,會讓幾個人都死無葬身之地。

離開慎刑司,重新回到工作崗位的蘇培盛,為了徹底打消四郎的疑慮。

老板已經說了以后別來往了,蘇培盛還是跟四郎求了金口玉言。允許他與槿汐在一起,就個伴。

面對宮中流言蜚語,蘇培盛既擔心對槿汐名聲不好,又擔心她心里承受不起。

甚至主動提出,要不兩個人以后,還是不要往來了。

心心念念惦記了這麼多年,又為她受了這遭罪,如今終于求得四郎默許的旨意。

蘇培盛,如何舍得,如何甘心,卻還是優先考慮槿汐的處境,提出放手。

槿汐,從來就不是貪慕榮華的普通女子。

從前,她不會被蘇培盛在主子跟前的得勢所吸引。可是慎刑司這一次患難見真情,叫她如何不生出幾分真心。

女人是注重細節的生物,她們所求的愛情,不過是用真心換真心。

離開慎刑司之后,槿汐特意問了蘇培盛的情況。面對那些風口浪尖,她堅定地選擇了與蘇培盛站在一起。

人這一輩子,跟誰一起不是過呢?多少人間夫妻,在生兒育女之后,還不是過成了睡在隔壁的兄弟。

生活,本來就是平平淡淡。多少人,要的只是份安心。

崔槿汐自認比旁人更幸運,她遇到了一個可以并肩而立,托付終身的人。她不貪心。

霸氣護妻

皇后最終退出宮斗舞臺,蘇培盛暗中出了不少力。

畢竟,如果不是皇后在后面興風作浪,他跟槿汐,也不會去慎刑司受那樣的罪。

余鶯兒與瓜六的下場,大家都記得吧。

前者,四郎親口賜自盡。而蘇培盛在冷宮中為難了半天,直到安陵容過來支招,才匆匆處理了余氏。

而瓜六,殿內的四郎只是說了趕出去。他便大膽直接下令,暗示侍衛了結了瓜六。

這兩個人,都曾經對蘇培盛不恭不敬,出口不遜。

如果非說二者有什麼不同,那就是瓜六質疑六阿哥身份的時候。提出要將槿汐下獄,用盡慎刑司七十二道刑罰,刑訊問供。

想要欺負崔槿汐的人,蘇培盛不僅當面回護,過后抓住機會,也要睚眥必報還回來。

至于當時暗暗戳戳暗示,甄嬛應該將槿汐下獄以示清白的安陵容。

難道會不清楚,蘇培盛為何會借著揣摩圣意,賜封號之日,送她五十只歡快的小黃鸝。

你要問蘇培盛有多好?三刷《甄嬛傳》之后,許多人才終于明白了崔槿汐的福氣。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www.17doingb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