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你不知道的小插曲,如蘭、明蘭大戰華蘭婆婆,墨蘭婚后慘兮兮

古月 20/04/2022 09:49 檢舉

《知否》墨蘭婚后的日子,遠比電視劇拍的要慘上百倍!

墨蘭和林小娘利用手段,和梁晗暗中茍且,又逼迫祖母去提親,最終心愿達成順利嫁給了梁晗。

但是她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上來就被一個妾給使了陰招。

新婚當晚,貴妾春珂就吵吵著自己肚子疼,叫心腹丫鬟闖進了新房,然后墨蘭她平靜的摁住了想要往外沖的梁晗,并表示這女人家的病,怎麼好讓男人去看呢!

還是我親自看看去吧!然后請了大夫、熬了湯藥,衣不解帶的照顧了春珂一晚上。

眼看新婚之夜落空了,春珂還是不肯罷休,第二天晚上又喊肚子疼,著人去找梁晗,墨蘭臉上依然沒有任何不悅。

反過頭來勸梁晗,然后又親自去探望春珂小姐,照舊照顧了一宿,累的一臉憔悴,還親自求到了梁夫人那里,求來了幾只上好的老山參。

新婚媳婦過門兩天,被一個妾室阻撓著無法圓房。

這下子,永昌侯府上下都在議論春珂了,風言風語也傳到了永昌侯爺那里,侯爺生了氣。

因為春珂是大兒媳家的親戚,所以把她喊來劈頭蓋臉的數落了一頓,梁夫人更是話里話外指摘大奶奶姨媽家沒家教,教出這麼個沒禮數的姑娘,進門沒幾天就敢和正房爭寵。

一個如花似玉的美人就在嘴邊,連著兩夜都沒能成事,在這樣的情況下,梁晗也開始對春珂有些不滿了!

咱就說同樣的招數,用一次就得了,到了第三夜,春珂又說肚子疼,這次輿論風向都朝向了墨蘭,春珂就倒了大霉。

梁晗穿著中衣就跑了出來,照著那個丫鬟狠狠踹了十幾腳,當場就打發了,還把照看春珂的丫鬟婆子狠狠地發落了一頓。

這一次算是墨蘭贏了,但她僅僅是贏了一小步,在諾大的永昌侯府,墨蘭從入門開始,就是萬丈深淵。

婆婆呢,對墨蘭這個兒媳婦一直淡淡的,沒有特別的親熱,也沒有為難,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墨蘭并不受待見。

別說幾個嫡媳婦,就連下頭的幾個庶媳,因為幾個庶子自小養在梁夫人屋里,也常常把他們媳婦帶在身邊說話吃茶,但是唯獨對墨蘭少有理會。

很明顯梁夫人明擺著不想和墨蘭站一隊。婆婆這里自然是靠不住了,墨蘭能依靠的只有自家老公梁晗這里了!

所以剛進門一個月,她就已經把身邊的幾個丫頭都給梁晗享用了。

這才是梁夫人的厲害之處,墨蘭無人可依仗,就只能全力撲在丈夫的身上,借著墨蘭的手還可以收拾春珂。

如今梁府的庶長子得力,梁夫人本來就忌憚這個庶子,為了避嫌,也不好隨意動那位表姨娘。

若是梁夫人出手收拾春珂,自然會讓人說上嫡庶之爭的閑話,反之,墨蘭動手,就是妻妾之間的內宅私事了。

墨蘭贏了,可以挫一挫那邊的威風,輸了的話,梁夫人也沒什麼好損失的。

之后墨蘭的日子,不用多想肯定是不好的。婆婆利用她去斗倒兒子的小妾,偏偏丈夫也是個不給力的,事業家事通通管不好。

梁晗左看上一個右看上一個的,一屋子的鶯鶯燕燕,墨蘭為了治這些小妾,整天的日子是,其苦不堪說!

墨蘭的日子不好,純粹是她自己作的。可華蘭婚后的日子,也是有夠不順的。

《知否》你不知道的小插曲,如蘭是怎麼替華蘭痛罵她婆婆的!

在華蘭兒子洗三的時候,她斜躺在床榻上,頭上裹著一條春暖花開的織錦帕,雖然是特意裝扮過得,但還是掩蓋不住面色蠟黃,憔悴病瘦。

對比也是剛剛生過孩子的海氏,華蘭簡直不像生了孩子,倒像是生了一場大病。

明蘭看那剛生出來的小外甥,也是病懨懨的,身形瘦弱,哭聲也是小小的。

在座的幾位夫人全都一臉懷疑,如蘭反應比別人慢一拍,但是一經發現,就立馬發作了,一下子站起來對華蘭婆婆大聲道:我姐姐怎麼這麼瘦,是不是生病了?

如蘭瞪著眼睛直直的看著袁氏婆媳。

袁夫人立馬臉色一沉,反駁道,親家姑奶奶怎麼說話的,等你生孩子也就知道會這樣不舒服了!

如蘭可不是那怕事的,直接大聲的說道,不用等了,我來問你好了,你是不是又往我姐姐房里塞一大堆妾室通房了?

這是袁夫人在華蘭第一次流產時搞出的事情。顯然華蘭在當時受足了委屈。

如蘭接著又質問,要不就是又逼著我姐姐挺著大肚子給你站規矩了!

這次如蘭的手指幾乎要指到到袁夫人的鼻尖了,這「挺著肚子站規矩」是華蘭懷莊姐兒時袁夫人的創意。

緊接著還有:不然就是你硬叫我姐姐懷著身替你管家?如蘭絲毫不懼,可以看出袁夫人折磨人的手段層出不絕,這又是華蘭懷實哥兒的新招!

在座的夫人,知道袁家底細的不少,大多在暗笑著看戲。

袁大奶奶趕緊扶著婆婆,尖聲回復說:你這丫頭也積些口德吧,難不成弟妹有個好歹,都是我們的過錯了?

如蘭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那當然了,我姐姐有個什麼不好,一定是你們婆媳欺負她!

你看看你們兩個,吃的這麼白胖,下巴都兩層了,若你真待我姐姐好,應當是照看她照看的瘦了才對!

如蘭這一通對峙,搞的袁氏婆媳一臉懵,好家伙,這說的全是實話呀,關鍵大娘子也在一邊也不加制止。

袁夫人緩過氣來,厲聲的說,你們盛家姑娘金貴,咱們袁家伺候不起,要不趕緊接回去養罷!

眾人看到氣氛不好,眼看要開架了,紛紛開始勸了起來。

明蘭忽的站了起來,冰冷的瞪著袁夫人,說親家夫人可得把話說明白了,什麼叫接回去?親家夫人可是要出具休書?

這一句徹底讓袁夫人慌了,她做夢也想不到,盛家人敢直接把這話問出來。

《知否》如蘭明蘭大戰袁家惡婆婆!

明蘭微瞇眼睛,目光凌厲,一字一句的說道,「袁夫人把話說清楚了,是不是要休妻?」

盛家如今的氣勢,比袁家還是有余的,袁夫人心知肚明,前腳把華蘭休出門,自己后腳就會被趕出去,她生氣的轉過頭,不說話了!

緊接著就有人上來打圓場了,明蘭走上前去,拉著氣鼓鼓的如蘭坐下,依舊給大姐姐華蘭撐場面:也不怪我五姐姐胡亂猜測,奈何也巧了,怎麼每每我大姐姐懷身時,總有些故事要生出來呢?

知道的會說「真是巧了」,不知道的還當親家伯母特意刻薄我大姐姐,偏心自己外甥女呢!不過咱們是知道的,親家伯母定然不會這樣的!

其實這話就是明蘭故意說出來的,就算是婆婆無意之過,媳婦幾次都在孕期出事,也該注意當心了,哪有這麼上趕著找事的。

周圍的女眷,或嘲笑、或冷漠,種種目光射過來,袁夫人差點要被氣暈過去。

「親家奶奶果然伶牙俐齒,娶了你們盛家閨女的,可真有福氣!」

明蘭笑瞇瞇的回懟,不敢當,晚輩有什麼言語不妥的,親家伯母莫要怪罪,指出來晚輩下回一定改!

一番話下來,該表達的意思也都或直白或婉轉的說了,王氏面色大善,暗暗吐了一口氣,這倆閨女還真靠譜,知道給大姐姐撐場面。

她覺得差不多了,從中打了圓場,袁夫人沒從中討到一點好處,連午飯都沒留,就下了逐客令。

正要離開袁府的時候,小廝傳來顧二的話,讓她在府中等他一道回來去探病。明蘭低頭沉思,便去看袁夫人,笑道:這可怎麼辦?親家伯母沒留我啊~王氏趕忙在一邊添柴,若親家不方便,我家明蘭可以在門口等著。

這話擺明了就是在膈應袁夫人,要是明蘭真在門口等了,袁家第二天就會淪為全城的笑柄。

她忍了又忍,咬緊了牙關大罵身邊的丫鬟:還不快去給顧夫人備茶!于是明蘭又屁顛屁顛的找大姐姐聊天了。

這次大戰,盛家如蘭和明蘭大獲全勝,雖然華蘭受的罪遠遠沒辦法與之相抵,但到底是出了一口惡氣!

怎麼樣,以上大戰惡婆婆,你是不是也同樣很痛快呢?還想看誰的婚后日常,快來告訴小編吧!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www.17doingb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