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郡王出兵肯定發現中了皇上的圈套,為什麼寫信還要問候甄嬛?

古月 27/03/2022 11:20 檢舉

皇上利用甄嬛和果郡王做賊心虛的心里,通過摩格的嘴自導自演了一出「反間計」。

皇上本就多疑,之前祺貴人伙同皇后策劃了一場溫實初和甄嬛有染的鬧劇,雖然有驚無險,恐怕皇上已經有所動搖。

再加上浣碧故意而為,使果郡王掉出那枚甄嬛的小像,皇上心里的疑影面積更大了。

從那以后,皇上一直派人暗中注意甄嬛和果郡王的動向,尤其是果郡王的私生活方面。

竟然還打聽到了果郡王和浣碧感情不合,根本不是浣碧嘴中形容的那樣:果郡王對自己鐘情已久,兩情相悅。

皇上能這麼細心注意到果郡王和浣碧感情不合的問題,一定是早已疑心甄嬛和果郡王的關系了。

不然,皇后已經被禁足在景仁宮,非死不得出。

而且,皇后身邊心腹的奴才都已下線,后宮里邊只有甄嬛一枝獨秀,大權在握,誰還有膽子傳播甄嬛的謠言?

皇上派出的血滴子果然有用,竟然得到一個「意外收獲」: 摩格竟然和甄嬛見過面,而且十分中意甄嬛,還要求甄嬛和親!

順藤摸瓜,皇上可得好好利用一下摩格這個瓜。

皇上先是叫來了甄嬛,一邊又吩咐蘇培盛去傳喚果郡王,讓果郡王在外邊聽著他和甄嬛的對話。

還特意囑咐蘇培盛,沒有他的傳召,不能讓果郡王進來!

戲臺子已搭好,就等著唱戲的登場了。

皇上先是試探甄嬛,說摩格要求讓她和親。

甄嬛的第一反應是對的,憤怒說道:「臣妾乃天子嬪妃,怎可委身和親?摩格實在荒謬!」

皇上早就想好了對策,拿出昭君出塞的典故反擊甄嬛。

甄嬛繼續自降身價,說要自毀容顏,保全顏面。

皇上非常淡定,見招拆招,繼續駁斥甄嬛:「若僅僅是顏面,有何要緊?」

還說了一堆戰事勞民傷財,大清的元氣大傷,不能再打下去了這樣的話。

意思就是:用一個妃子,保住大清的權力、財力、物力,實在很劃算。

甄嬛早已領略過皇上的無情,基于這個判斷,輕易地相信了皇上的話。也是身在其中,當局者迷。

皇上是一個多麼在乎自己面子的人,至于大清的面子還得往后排。

皇上對瑛貴人和三阿哥的事門兒清,即便知道是三阿哥行為不軌,但還是毫不猶豫地以一根白綾結束了瑛貴人的性命。

自己的神圣威嚴不可侵犯。

甚至自己的老媽有個藍顏知己都不行,非得逼死不可。

甄嬛當時身在其中,被皇上擺了一道。

后來算是明白了,最后以皇上的妃子和侍衛私通的事使皇上震怒,激發出身體內毒藥的最大毒性,要了皇上的命。

接著說回果郡王。

這時剛好趕來的果郡王正好聽到甄嬛低頭服軟的這番說詞,關心則亂,未經皇上的傳召便火急火燎地闖了進去,自此坐實了和甄嬛有私情的事實。

看到果郡王的表現,皇上將計就計,安排了一隊和親的儀仗,散布甄嬛已經和親的假消息,守株待兔,等著果郡王自投羅網。

果郡王果然召集了一眾府兵,出關營救甄嬛。

不管母親,不管兒子,感情早已戰勝了理智,只能一條道跑到黑了。

誰叫編劇讓果郡王那麼癡情呢……

可是,只要果郡王一出兵,就會發現中了皇上的奸計,為什麼還要寫信提及甄嬛、往死里作呢?

果郡王出兵后,敬妃自是聽說了甄嬛被軟禁在碧桐書院的消息,帶著朧月來給皇上請安,實則是為甄嬛求情。

朧月這些年早就被敬妃調教成人精了,能文能演。

引用孟子的話,說出自己對母親的思念之情,卻無能為力;利用精湛的演技,演出了神思憂郁之感。

皇上被朧月的「真誠」打動,遂即放出了甄嬛,同意果郡王的請旨:戍守邊關,受風沙之苦自懲。

還加封果郡王為果親王,讓其駐守雁鳴關外,無詔不得回京。

劇情進展到這里,看似皇上已經饒過果郡王和甄嬛了。

果郡王戍守邊關三年之久,甄嬛也能在宮里出入自如了,事情好像平息了。

偏偏這個時候,皇上的血滴子偷來了果郡王寫給浣碧的書信,每封信的最后都是以「熹貴妃安?」為結尾。

看似是果郡王的這個無腦操作徹底惹怒了皇上,皇上才要召果郡王回京,除之而后快。

我最初看的時候也是對果郡王的這個行為很是費解,老老實實、消消停停地活著不好嗎?非得自尋死路。

可是多看了幾遍,覺得果郡王這個行為就合情合理了。

果郡王要出兵營救甄嬛的時候,浣碧攔著他死活不讓他去。

果郡王說道:「從我的眼睛,落在她身上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我保全不了我自己,我也要保全她。」

果郡王從一開始就抱著必死的決心來保全甄嬛,他實在是太了解皇上了,皇上的疑心真是蒙住了心智。

沒有把柄,皇上都會錯殺,不能錯放。

何況讓皇上抓住了實實在在的證據,皇上更是不會放過甄嬛和果郡王的。

就如皇上問蘇培盛的那句話:「朕就這麼原諒了熹貴妃,會不會驕縱了她?」

甄嬛再次回宮,一直小心謹慎,什麼時候膨脹過,皇上這明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說辭。

他是在乎自己的威嚴,被甄嬛和果郡王挑釁了,咽不下這口氣。

日后一定會找機會出氣的,甄嬛和果郡王必須死一個,讓剩下的那一個人痛不欲生,皇上才會開心。

雖然戍守邊關三年,皇上沒有責問果郡王。但皇上那口氣,沒撒出去,必會找機會借題發揮。

這不,果郡王在邊關三年,準葛爾秋毫無犯。戍守邊境、治軍嚴明、與將士們同飲同寢。將士愛戴,無一不服。

皇上聽了張廷玉的奏報,悠悠地說了一句:「他想邀買人心!」

果郡王建議重新設立互市,讓百姓安居樂業。

張廷玉都說:「果親王所言也有理!」

可皇上又來了一句:「再有理也無需他多言。朕要他戍守邊關,不是妄議政事。」

張廷玉可是整部劇從始至終一直跟著皇上的重臣,是最了解皇上的臣子,所說的話必是深思熟慮、投皇上所好的。

皇上仍然,東拉西扯,不講道理。

戍守邊關不就是能讓邊關安定嘛,邊關安定就得百姓安居樂業、不生事端。百姓安居樂業那得有飯吃,有錢花。

想要百姓有飯吃,有錢花,通過發展經濟才能達到這個效果。

邊關那里就果郡王一個人,那里的情況只有他一人知道。他不提用什麼方法讓百姓安居樂業,誰提啊?

這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了!

果郡王早已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壓抑自己對甄嬛的情感也是一死,釋放自己的想念之情也是一死,那還不如做個快活鬼呢。

皇上讓他戍守邊關,沒有表明期限。果郡王內心里肯定覺得今生是有去無回了,那對甄嬛的思念怎麼打發呢?

自從和甄嬛對上了眼,還從來沒這麼長時間未見面呢。

所以只能借著書信,聊以自慰。

那些書信只是導火索,皇上早晚會對果郡王和甄嬛動手的。果郡王深知,與其兩人都活得戰戰兢兢,不如自己一死護得甄嬛周全。

甄嬛那一杯給自己準備的毒酒,到底還是成全了果郡王的心愿。

甄嬛和果郡王真可謂是向來緣淺,奈何情深!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www.17doingb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