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歌唱家王昆:與丈夫同年去世,彌留之際終于解開心結

古月 06/04/2022 13:31 檢舉

王昆與丈夫周巍峙

王昆是德藝雙馨的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歌劇表演藝術家,演唱的《秋收》《紡棉花》《農友歌》《夫妻識字》《北風那個吹》《兄妹開荒》《抗日戰士出征歌》等一系列經典歌曲,影響了幾代人。她是中國民族音樂的奠基者和開拓者,堪稱一個時代的標志。

王昆還是歌壇有名的伯樂,發掘和培養了郭蓉、朱明瑛、崔健、遠征、牟玄甫、索寶莉、鄭緒嵐、王二妮等歌唱名家。

王昆的丈夫周巍峙是著名音樂家,創作的《中國人民志愿軍戰歌》等歌曲,被譽為傳世佳作。

王昆與丈夫育有兩個兒子,數十載風雨歲月里,一家人都有過坎坷、眼淚和心痛。2014年,王昆在送別丈夫兩個月后,自己也不幸離世,彌留之際她的心結終于解開了……

01

王昆1925年出生于河北省唐縣南關村,父母都是農民。王昆的母親段明珠沒有讀過書,但端莊大方,很有見識。

早年王昆

在那個年代,很多母親都逼女兒纏足,但段明珠連耳洞都沒給王昆打過,更不用說纏足了。其實這也間接改變了王昆的命運,要是她纏成了三寸金蓮,后來也不可能奔赴延安。

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12歲的王昆參加唐縣抗日自衛會。她剪了短發,腰間扎起了皮帶,背著媽媽做的挎包,用歌聲宣傳抗日救國。

1938年春天,18集團軍西北戰地服務團來到唐縣境內開展革命工作,團長是音樂才子周巍峙。他1916年出生于江蘇東臺一個農民家庭,1937年參加八路軍。

在唐縣文藝匯演中,周巍峙聽了王昆演唱的《松花江上》,覺得她是一棵音樂苗子,又追求上進,便將王昆吸納為「西戰團」的文藝兵。

當時西戰團有不少文藝才子,有的向王昆表達好感,但王昆獨獨鐘情于周巍峙。

王昆與周巍峙

1943年冬天,18歲的王昆與27歲的周巍峙舉行了婚禮。

1944年,西戰團奉命返回延安,需要徒步行軍2000里。

在過日寇的封鎖線時,王昆病倒了,周巍峙為帶領隊員安全通過封鎖線,只得將王昆留在當地老百姓的家里,自己帶著隊伍走了。

王昆身體痊愈后,在組織的護送下,經過九死一生才到達延安,與丈夫團聚。

1945年,王昆在歌劇《白毛女》中扮演「喜兒」,在延安引起巨大的轟動,王昆也成為第一代喜兒的扮演者。

王昆夫婦與兒子

1947年,王昆與丈夫誕下兒子周七月。因演出繁忙,加上革命工作需要,兒子一降生王昆就沒照顧幾天。

新中國成立后,王昆與丈夫被調到北京工作。1952年,歌劇《白毛女》被搬上銀幕,由田華飾演「喜兒」,王昆配唱。她演唱的《北風那個吹》,迅速被傳唱開來,王昆在全國爆紅。

1954年,王昆進入中央音樂學院深造。當時該校還在天津,王昆經常1個多月才回一次家。

畢業后,王昆與丈夫又誕下了小兒子周月。小兒子一出生,王昆也沒照顧幾天,兩個兒子都跟著保姆長大。

王昆每天一早就出門,深夜回家時兒子已經睡了。她一個星期也跟兒子說不了幾句話,有時兒子哭著喊媽媽,保姆就帶著兄弟倆來到演出現場。

周七月與弟弟從側幕看著媽媽在臺上演出,王昆演出間歇,會利用幾分鐘的空閑時間,抱抱兒子,與他們說說話。

在周七月和弟弟的心目中,他們沒有像其他孩子一樣享受正常的母愛,這成了兄弟倆的遺憾和心結。

02

1962年,王昆被派到東方歌舞團擔任藝術委員會主任,兼獨唱演員。

王昆在《東方紅》中演唱《農友歌》

兩年后,她因為在大型舞蹈史詩《東方紅》中演唱《農友歌》,事業如日中天,成為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最紅的歌唱家之一。

1966年,特殊年代開始了,王昆遭受不公正的待遇,她的工作被停止了,經常開會遭批斗、寫檢查。

丈夫周巍峙的處境也不好,被批斗、隔離審查,后被下放到湖北咸寧五七干校勞動,一年也難回一趟家。

受父母的牽連,剛剛20歲的兒子周七月被關進監獄,兩次差點被執行死刑。王昆的心在滴血,身為媽媽,她讓兒子受到牽連,自己又沒能力保護他,王昆一次次心碎。

她想去看看兒子,可相關人員不批準。王昆很多次走到監獄門口,看著高高的灰色圍墻,獨自落淚。

王昆60年代為群眾演唱

王昆的母親經常從老家趕到北京,照顧陪伴小外孫。母親含淚鼓勵王昆:「你一定要堅強,好好地活下去。」

王昆擔心遠在湖北的丈夫,時常給丈夫寫信,要他振作起來,自己和兒子盼他回家。王昆與丈夫互相在信里鼓勵安慰,熬過了那段最艱難的歲月。

1977年,王昆與丈夫雙雙恢復工作,兒子周七月也恢復了自由,一家人緊緊擁抱,喜極而泣。

這時周七月已經30歲了,在父母的鼓勵下,他從事編劇、導演工作。

前排左起:周七月、李翰祥、鄒士方;后排左起:潘虹、梁家輝、查浚(攝于80年代初)

后來,他參與了《火龍》《林海雪原》《牛虻》《江湖兄弟》等影視劇的編劇工作,還擔任過《雙雄會》《火燒圓明園》《垂簾聽政》等影視劇的副導演。

因為時代的原因,周七月30多歲才結婚,妻子也是一名文藝工作者。婚后夫妻倆誕下了兒子和女兒。大兒子能擁有正常的人生,讓王昆百感交集。

1982年,王昆被提拔為東方歌舞團團長,她除了自己演出,還負責挖掘培養演員。鄭緒嵐、朱明瑛、索寶莉、郭蓉、崔健等著名演員,都是王昆一手發掘和培養的。

1984年,王昆帶隊去成都演出。郭蓉的父親帶著3個孩子找到她,希望王昆能讓自己的大女兒郭蓉考東方歌舞團。

郭蓉的父親郭子原是上海樂團的小提琴手,他與3個孩子都衣衫襤褸,家境非常貧寒。

13歲的郭蓉給王昆唱了《塞北的雪》《酒干倘賣無》兩首歌,王昆覺得她嗓子不錯,還會拉小提琴,決定錄取她。

1984年12月,郭蓉從遙遠的四川來到北京的東方歌舞團工作。

當時快過年了,郭蓉沒地方可去,王昆將她接到家里過年,陪郭蓉一起包餃子,吃團圓飯。

在南方長大的郭蓉,低估了北京的寒冷,王昆還將自己最喜歡的一條皮褲改小送給她。郭蓉熱淚盈眶,真想在心里喊王昆一聲「媽媽」。

1985年,搖滾歌手崔健剛出道時,遭到了很多人的抵制。王昆頂著巨大壓力,讓他參加次年的百名歌星演唱會。

崔健

王昆與母親段明珠

當崔健褲腿一只長一只短,站在臺上吼著嗓子唱《一無所有》時,臺下的領導席亂成一鍋粥,當場有人大聲指責:「王昆,你這是要干什麼!」有的甚至當場忿忿離去。

王昆臨危不亂,堅持讓崔健將歌唱完。

03

這次演唱會不久,王昆的母親在老家去世了。王昆工作忙,沒有見到母親最后一面。

回家奔喪時,王昆想起小時候母親對她說過的話:「你要做一個有本事的人,自己吃自己的飯。」這句話影響了王昆的一生,至今還在她耳邊回響,王昆哭得很傷心。

王昆與韋唯

王昆與程琳

王昆既是團長又是媽媽,培養保護演員和學生,她經常將學生帶到家里來吃住,不僅不收學費,還給他們發零花錢。

那時小兒子周月還住在家里,他覺得媽媽將家里變成了旅館和食堂,家里經常是10來個人吃飯。有時人多周月吃不飽,在心里抱怨媽媽。

王昆將畢生的精力獻給了工作,疏離了兩個兒子,很少給他們母愛。

1998年,王昆舉辦從藝60周年演唱會,大兒子周七月特意寫了一篇文章《從側幕看媽媽》。

大兒子在文章中這樣寫道:「媽媽不稱職,家庭觀念不強,事業心太重,在工作上不甘落后……」

王昆

王昆看了兒子的文章,流下了自責愧疚的淚水。是呀,她一直忙著教學生們唱歌,給他們找住的地方,每次演出她牽著學生的手走上舞臺……

然而她卻抽不出時間陪伴自己的兩個兒子。兒子小時候她很少給他們做飯,很少開家長會,也很少接送他們上下學。

兩個兒子結婚成家后,王昆也很少抽時間去他們家里,都是兒子忙里偷閑來家里看她。因各種事務纏身,她單獨與兩個兒子相處的時間極其有限,很少有母子交流的溫馨時刻。

王昆情難自已,在給好友孫 琤的信中訴說苦惱,表達對兩個兒子的愧疚。

2009年,王昆在北京協和醫院做了心臟搭橋手術,兩個兒子輪流在醫院陪伴她。王昆住院期間,老伴周巍峙也因肺炎住進醫院。

王昆與丈夫周巍峙

老伴先出院,隨后王昆也出院回家。老兩口風雨相伴,互相鼓勵,攜手抗擊病魔。

不久,王昆得知在家里工作過17年的保姆吳銀鳳,回老家后癱瘓在床。王昆非常心疼,和老伴每月給吳銀鳳寄200塊錢,作為對方的退休金。

王昆為學生、為需要幫助的人舍得花錢,但她自己生活卻非常節儉,有件紅毛衣她穿了20多年,打了幾個補丁還在穿。

小兒子將這件毛衣送給北京一家電視臺的紀實欄目時,工作人員都落淚了。

04

周巍峙與王昆一樣忙,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他擔任過文化部代部長,還當選過兩屆文聯主席。早年他創作的《中國人民志愿軍戰歌》威武雄壯、膾炙人口。「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鼓舞了千千萬萬的中華好兒男,這首歌至今聽來還讓人熱血沸騰。

周巍峙

上世紀80年代中期,周巍峙離休后依然筆耕不輟,主持領導10部中國民族民間文藝集的編輯出版工作。他不顧年事已高,經常赴外地參加審稿會、定稿會。

如今這些著作已出版完成,共298卷,500多冊,5億多字,是中華民族一筆寶貴的文化財富。

2011年,王昆已經86歲了,她患上了糖尿病、心臟病和靜脈曲張。她的小腿和腳踝經常腫脹,無法走路,在家里只能坐著輪椅。

然而她每天還要練嗓子,教登門的學生吐字發聲。

2014年9月,周巍峙因病住進醫院,王昆在病房里陪伴丈夫。學生郭蓉來探望時,一向堅強的王昆抱著她哭了。

王昆老師最后一次演出

9月12日,丈夫不幸因病離世,享年98歲。送別丈夫,王昆于2014年10月2日,還忍著悲痛參加人民大會堂的演出。學生攙著她上臺,師生倆合唱了《農友歌》。下了舞臺,王昆又坐上了輪椅。

11月9日,王昆突發腦溢血,住進了北京協和醫院。她一直昏迷不醒,兩個兒子在醫院陪伴她。

11月21日,王昆的心電圖變成了一條直線。兩個兒子含淚說:「媽媽,我們愛你,理解你,心里的結早就解開了。」

兒子發現,王昆的眼角竟滴出了淚水,心電圖上下跳躍了五六秒,隨后又變成了一條直線。這次王昆真的走了,但彌留之際,她的心結解開了。

周七月

而今,王昆已經去世8年了,她的音容笑貌,她的優美歌聲依然留在兒子的心中。兩個兒子回憶與母親的晚年生活,禁不住淚濕眼眶。

其實王昆進入晚年后,意識到當年對兒子的虧欠,努力找機會與家人團聚。她對孫子孫女噓寒問暖,每逢周六她都會打電話讓孩子們過來團聚。

要是孩子們因事走不開,王昆會很遺憾。

而今想起這一切,周七月兄弟倆心中滿是溫暖。爸爸媽媽已經走了,他們會尊重父母的遺訓,認認真真做事,清清白白做人。

2022年3月,周七月和弟弟也步入老年,成了爺爺、姥爺輩的人。但他們對母親的愛和懷念一點也沒有減少,兄弟倆為有這樣偉大、堅強、無私的媽媽而感到驕傲自豪!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www.17doingb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